若有什麼可以攀附的,被他們抓住,他們一定不會放手。 於是,那隊鬼差的漁網,很快就提了上來,滿是鮮血淋漓的殘破鬼魂。 漁網裝滿的鬼差,拖着沉重的漁網,一步一頓,向幽冥殿走去。 在他們身後,血跡斑斑,一道黑血從河裏,蜿蜒向前。 當這一隊鬼差走到幽冥殿附近時,那團黑霧居然散開了一條通道。 幾個人趕緊跟上去。鄢陽趁機也給幾人身上分別打上了鐵身符和清心符。 「小心,這些孤魂野鬼,可能就是煉製鬼符,甚至是鬼兵的材料……」鄢陽提醒道。 既然鬼魂可用,修士純正又堅定的陰神豈不是更好用?幾個人都提高了警覺。 棕熊直接從腦後抽出三節白骨銀叉,警戒着四周。 無夏和忍冬互看了一眼。 世间清欢 忍冬眼睛閃動了一下亮光,一串佛珠變大,飛升在半空,將幾人罩在下方。 一直到一行人走進了,像血盆大口一樣張開的門洞后,那隊鬼差才消失了。 「主人,接下來,該去哪邊?」鹿鳴兒幾乎就是掛在鄢陽的手臂上,也難怪,她的修為太低了,脆弱的心神在這種陰邪之地十分危險。 鄢陽在她眉心一點,一個安魂符打在她的腦中,固攝着她的魂魄。她躁動不安的心終於平靜了。 「忍冬大師,你看我們應該去往哪邊走。」鄢陽看向一路上都一言不發的忍冬。 忍冬這兩日不知遇見了什麼事,心事重重的。鄢陽回想起陸阮那軟聲軟語的樣子,一時也是無語。他當真是忍冬的生父嗎? 「阿彌陀佛……往那邊。」忍冬遮住一隻眼睛道。 鄢陽早注意到忍冬兩隻眼睛是不同的,今日一看,果然特別。 幾人順着忍冬指的方向前行,穿過門洞,走過一條長長的甬道,進入一個黑洞洞的大廳里。 這個大廳里,空空蕩蕩的。但是當幾人走到大廳中間的平台時,周圍突然出現了數百個鬼差。 他們排列得整整齊齊的,好像列隊一般。 無聲無息地,有一個鬼差飄到幾人面前,道:「你們這組合十分奇特啊,道士,和尚,妖獸和……魔?……嘖嘖嘖,跟我來吧。」 這恐怕就是那煉鬼之人派出來的鬼差吧。 「你就是修閆?」鄢陽問。

Read More

「呵呵,如今鄧清泉已死,雲浮宗的底蘊實力大減,這小子自然硬氣不起來….」似乎看出了其中門道,洪三露出一抹冷笑。 對方並非真心想要求合作,只不過是權宜之計罷了。 待到雲浮宗宗主雲天雄帶着雲浮宗剩下的大隊人馬趕到,介時才是真正的撕破臉皮,為了爭奪炎帝陵墓的機緣寶藏,他們流雲派和霸刀盟難免要和雲浮宗正面衝突。 至於什麼三家勢力一齊聯手,避免對抗,不過是騙小孩子的過家家把戲而已。 「紅塵,這小子估計不安好心….」 對於雲浩軒的想法,不止是洪三,展紅塵身旁的崔骨也是一語洞破,冷聲道,「雲浩軒這小子明面上說是大家聯手,恐怕到時候他是打算拿咱們當槍使,牽制住四周湧來的散修,以此獨吞炎帝陵墓的機緣寶藏….!」 眼下,匯聚在炎帝殿四周的武者散修也是越來越多,其中大部分都是玄尊境高手,還有少數隱世不出的高階玄尊境,一時間風雲匯聚,群雄四起。 自從炎帝陵墓的入口大開,外圍那些魔獸和有價值的天材地寶已經全部被一掃而空,根本阻攔不了趨之若鶩的眾人,這一點崔骨心裏也十分明白。 哪怕他們霸刀盟是四品勢力,僅憑一己之力也無法阻攔源源不絕湧入炎帝殿的眾多散修,這樣做只不過是吃力不討好,甚至還可能引起眾怒,令霸刀盟的隊伍陷入險境。 「放心,這種小伎倆還騙不了我…」 展紅塵臉色平靜,又道,「只不過,眼下父親大人還未趕到,咱們不宜和雲浮宗正面起衝突,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確實,待到展盟主他老人家趕到,哪怕是雲天雄那廝打算動手,咱們也凜然不懼。」 崔骨仰頭飲下一口老酒,面露紅潤。 霸刀盟盟主展昭,和雲浮宗宗主雲天雄以及流雲派洪家家主洪萬古一樣,皆是帝坑地界上顯赫一方的玄聖境強者,實力十分強大。 另外一邊,和展紅塵等人的想法一樣,洪玄也是按兵不動,似乎默認了雲浩軒的提議,大家並沒有選擇動手衝突,而是默默等待在原地。 「既然大家都沒意見,那就這麼定了。」 見狀,雲浩軒也是咧嘴一笑,「炎帝殿內的機緣寶藏,咱們三家勢力五五分成,其中雲浮宗佔五成,霸刀盟和流雲派各佔一半,諸位意下如何?」 雲浮宗一家獨佔五成! 這傢伙真是敢獅子大開口…! 話音落下,展紅塵和洪玄皆是眉頭微蹙。 「且慢!」 二人剛欲開口駁斥,下一刻旁邊又是傳來一道質疑聲。 「你們雲浮宗的人也太霸道了,且不說炎帝殿內的機緣寶藏見者有份,這炎帝殿的機緣寶藏豈能由你們三家勢力一起瓜分!」 出聲之人面容削瘦,身着一襲藍袍,手持修長靈劍,正是之前圍攻鄧清泉的惡人榜高手之一,排名第六位的迅雷烈劍謝沖。 「說的沒錯!」

Read More

「誒,你幹嘛去?不吃飯了嗎?」王熙鳳緊著喊他,追到了門口,賈璉才穿好了鞋:「我來了還沒見李家兄弟呢,有要緊的事要和他說。你且等著我。」 王熙鳳信了他的話,還一再的囑咐:「你可尊重著些,他可不是池中物。來旺,你帶著二爺找過去。」 看著賈璉著急的樣子,平兒過來扶著熙鳳回屋:「奶奶,事可不對。二爺何嘗對一個男人這麼心急火燎的?」 「你想說什麼?」王熙鳳眉毛一豎,眼神就冷了下來。 平兒把手心張開,一個小巧的耳墜子躺在那裡。 「哪來的?」 「二爺的靴子里撿出來的,想來是二爺沒怎麼走路,所以沒有硌著他。」 王熙鳳不去伸手拿,只是冷哼了一聲:「藏好了,等忙完了這事,再和他算賬!」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入夢。 依然是那個廢舊的房間,角落堆放着一堆雜物。 晚上不開燈——也許是沒有電,黑乎乎什麼也看不清,天亮后陸安才看清楚這裏是什麼樣子。 昨晚阿夏坐的沙發已經很破舊了,髒兮兮看不出原本的顏色。沙發旁邊是個櫥櫃,上面擺着很多空的瓶瓶罐罐,還有幾個裝着可疑的液體。桌上是她放在那兒的酒瓶,裏面還剩大概三分之一的酒,陸安轉頭四顧,沒有看到武器,阿夏的柴刀也被她拎着去天台了。 相比於第一次被綁,這次只被捆住了手腳,他還可以掙扎著坐起來。 但是陸安沒有選擇坐起,而是在地上滾了兩圈,到門口后就趴在地上,像條毛毛蟲一樣,一拱一拱地朝天台的台階往上移動。 他很好奇上面有什麼,以及阿夏在和誰說話。 昨晚她自己念念叨叨也沒有回應,很難不讓人多想——比如那裏有兩個死人,這個女人瘋瘋癲癲和他們講話。又或者是個靈位、寵物、還有其他的。 好不容易拱上天台,他努力抬起脖子朝四周瞧,卻看見阿夏正蹲在地上玩土——天台上有很大一片土,佔了近三分之一的面積。 見陸安上來,阿夏只偏頭看他一眼,便繼續低頭撥弄地上的黑土。 正當陸安想悄悄重新拱下去時,阿夏的聲音響起。 「你叫什麼?」 「我?你先把我解開行不行?」 陸安說完,阿夏仔細看他一眼,思量片刻,拍拍手站起來,過來把他繩子解開。 驟然輕鬆,陸安揉着手腕坐在地上,看看自己身上蹭出的傷口,手肘處磨破了皮,滲出點點血絲,火辣辣的。 「我叫陸安。」

Read More

再說了,她以前雖然也跟林羽同處一室,但從未過夜。 但今晚,卻是要在林羽這裡過夜。 這跟眼前,完全不一樣。 「你可千萬別怕她笑話你。」林羽挨著沈卿月坐下,又輕輕的握住她的手,抿嘴笑道:「你越是怕她笑話你,她就越是來勁!你就得跟她一樣,臉皮厚一點。」 沈卿月白他一眼,嗔怪道:「你才臉皮厚。」 「我本來就臉皮厚。」林羽撫掌大笑,絲毫不以為意。 在很多時候,臉皮厚並不是缺點。 該臉皮厚的時候,就得臉皮厚。 看著林羽這副模樣,沈卿月不禁一陣無語。 她以前一直都以為,像林羽他們這樣的人,應該個個都是冷酷無情、不苟言笑的。 但跟林羽熟悉以後才發現,他們並未自己想的那樣。 尤其是林羽,在他們面前和在那些惹到他的人面前,完全是兩個人。 有的時候,她都會忍不住去想,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林羽。 迎著沈卿月的目光,林羽再次一笑。 「好了,別害羞了。」 林羽握住沈卿月柔軟的小手看了看,微笑道:「我把這對手鐲給你戴上吧?你這手戴上這對手鐲,一定會很好看!」 「嗯。」沈卿月臉紅的點點頭,又露出期待之色。 林羽拿過裝著手鐲的盒子打開,又緩緩的拿起一隻手鐲套在她手上。 大小,剛剛合適。 彷彿就像是為沈卿月量身定做的一般。 紫色的手鐲與她那潔白的肌膚交相輝映,呈現出一種特別的美感。 欣賞之際,林羽又拿起另外一隻手鐲套進她的手腕中。 然後,林羽站起身來,稍稍退後兩步,讓自己可以完整的欣賞到戴上這對玉鐲的沈卿月的美。 「太美了!簡直就是一件完美的藝術品!」 林羽不住頷首,忍不住讚歎起來。

Read More

此時在暗道中的林天霄心中一陣不爽:「媽的,這是躺槍嗎?」 白琴雙聽了小武的話,心裏想着對策,焦急萬分。小武的修為明顯在玄士以上,以林天霄那點上不了枱面的修為,是指望不上了,但是除此之外,好像也是無能為力了。 因為她曾對費煜交代過,沒有她的允許,任何人不得靠近這裏。之前小紅進來的時候,也是瞬間被這個小武打暈了。短時間應該不會有人發現這裏的異常。而且這裏本身隔音效果就很好,哪怕再大的聲音,外面也不會聽見的。 如果她哪怕有一層靈力,足以將眼前的小武挫骨揚灰了。可惜此時她體內連一絲靈力都沒有。 想着想着,白琴雙突然感覺到身體內一股莫名的燥熱傳來。一團浴火在小腹處燃燒起來,她似乎意識到了剛剛小武給她吃的那粒紅色藥丸是什麼了,臉色巨變,但也還能強裝鎮定。 「嘖嘖,看來你已經有反應了啊。不愧是重金買來的『逍遙丹』,現在是不是有股熱火在小腹處冉冉升起啊,美人不要着急,好戲還在後面呢。」小武見得白琴雙的反應,知道丹藥已經起了作用,然後淫賤的笑着,勾起了白琴雙的下巴。 在聽到『逍遙丹』的時候,白琴雙再也不能保持鎮定了。她管理這醉仙樓已有不斷的時間,她怎麼可能不知道想『逍遙丹』的名號。『逍遙丹』是春藥,雖說是二級丹藥,但是玄師境界的人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都不一定能抵抗其霸道的藥效,更何況她現在渾身沒有一絲靈力。 「尼瑪,這個世界真瘋狂!難道我是和春藥幹上了?怎麼到哪都能碰到春藥!?」 林天霄在聽到『逍遙丹』的時候,也不禁感慨。他雖然不知道這個丹藥,但通過名字,便能猜出來是什麼。 白琴雙咬牙切齒道:「你快放開我,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如果你敢動我一下,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臉色微紅,身體劇烈的掙扎著。 白琴雙本想躲開小武骯髒的手,但是失去靈力的她,與常人無異,甚至此時的狀態還不如一般人。所以她根本躲不開,只能用眼神兇狠的瞪着小武。如果眼神可以殺人,小武肯定死過千百回了。 「想來白姑娘是知道這『逍遙丹』的。喔,我差點忘了,你是這醉仙樓的老闆。至於生不如死,我倒是不知道。不過,待會兒我會讓你好好體驗一下,什麼叫做欲仙欲死。」小武神情放蕩地淫笑着。 「傻女人,如果威脅有用的話,要警察做什麼!?」 站在暗道里林天霄見得白琴雙的情形,此時也在心裏嘆著氣,平時再聰明穩重的女人,在這種時刻,也會有失去理智,也有犯傻的時候。 你說你都這幅情形了,越說狠話越會刺激對方,對方也會越興奮,還當真是嫌火不夠旺,往上澆油啊。不過話說回來,白琴雙的反應,換做任何一個女子也再正常不過了。 「這『逍遙丹』可是花費了我不少代價。沒想到竟然用到你的身上。既然白姑娘知道,我倒是更期待你變成蕩婦的模樣。」小武說着,把臉靠近白琴雙的臉蛋,貪婪的聞着從白琴雙身上散發出的陣陣香氣。 「你放開我,你有什麼要求的話,都可以說,我會盡量滿足你的。」白琴雙此時語氣不再那麼強硬了,甚至有一絲懇請,如果她但凡還有一絲辦法的話,都不會如此下作去求眼前這個卑劣的人。 小武嘲笑道:「呵呵,現在怕了?剛剛不是高高在上的嗎?平時你對我們這些下人,不是一副高冷清高的模樣嗎?放開你?我是不怕你的報復,還是不怕陰陽宗的報復呢?」。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而唐寧之所以謊稱是他弟子,原因有三。 其一,便是東夷與中州多有交惡,特別是東皇本人在中州諸族之中樹敵頗多,只怕自己身份顯露,便立時被眾人敵視,於後面計劃不利。 反觀金州與中州倒是十分交好,劍仙烈雲濤更是中州聖主摯友,二人曾經一同遊歷大荒,這個身份便十分好了。 其二,烈雲濤授徒講究個眼緣,但凡登門求藝,只要他看得順眼,便從來「不吝賜教」,便是家傳至寶、靈劍山諸般秘典,也常常傾囊相授,為人甚是豁達,頗得大荒各族、遊俠欽佩。 且因他本人豁達和善,但凡遇到個不是窮凶極惡之徒,大概都是順眼的,故而劍仙弟子堪稱遍佈大荒,多自己一個並不奇怪。 其三,便是聽聞這鐘岳乃是坤龍山弟子,正要去丘山時,他心思早已活轉,如今形勢此般,自己出手那是必然,若是沒有個撐得住場面的名頭,接下來的麻煩定然極多。

Read More

「那就好,還是要讓別人姑娘學到一點真材實料回去。」葉文點了點頭:「對了,你南宮老師最近是不是遇見什麼事情了?她竟然答應家裡人去相親了。」 林宇心裡微微一陣不舒服,搖頭道:「不太清楚,因為我最近都在忙導師您給的課題的事情,對了,導師,這個課題完了是不是就可以算作我的本科畢業論文了?」 為了迴避自己心裡的不舒服的感覺,林宇連忙扯開了話題。 …… 葉文又和他談了一些學術上的事情,最後因為葉文搖接電話,這段談話才算是告一段落。 林宇除了校長辦公室,臉色有些不好看。 他當然知道又是自己的虛榮心在作祟,但邏輯上,南宮洛羲再怎麼相親都和他沒關係。 這是這感覺…..很不好受。 甚至他都想衝到公司去質問南宮了。 但問題是,他有什麼權利去問別人南宮洛羲相親的事情? ….. 書店的生意終於算是整合完畢了,整個流程已經數據化,小九最近就一直在忙整個事情,麥邙和他因為這個事情專門成立了一個小公司。 麥邙甚至把第一波宣傳放到了微客上,現在看來,效果很不錯,已經將一部分平州的人期待感拉起來了。 圖書館。 「你有心事。」納蘭紅豆抬起頭,看著一旁的林宇。 自從書店連鎖化的事情忙起來之後,林宇就不怎麼到書店了,那裡必須換成可以上標準班的專職人員,因為隨時都會有一些有意向加盟的人去看。 草莓和李思專心學習,小九忙著這方面的事情,更是不會再留在書店,所以招了專職的員工。 所以林宇白天如果沒課又不在寢室的話,絕大多數時間都會泡在圖書館。 納蘭紅豆勤奮,所以經常會在圖書館撞見林宇。 「我之前去過幾次青芒,你們都不在,是有其他安排了嗎?」 林宇一邊在課本上寫筆記,一邊道:「是的,那裡打算做成連鎖了,商業化之後,我再去就沒什麼意思了。」 「只是這樣嗎?」納蘭紅豆認真道:「林宇,我了解你,你這個樣子,可不像只是因為書店。」 木槿昔年 被納蘭紅豆一問,林宇沒理由的有些煩躁,不滿道:「納蘭同學,圖書館是學習的地方,不是聊天和八卦的地方,如果你有這方面的需求,可以去找別人,我這裡滿足不了你。」 納蘭紅豆眼眸裡面閃過一絲驚訝。

Read More

水中的雜質很少。 祝融隨意地喝了兩口,口感還不錯。 他繼續前進。 很快,他就在岸邊發現了線索。 祝融不斷地抽動着自己的鼻子,眉頭跟着皺了起來,眼神也變得警惕起來。 「怎麼會有雄虎的氣味?」 「這隻母虎不是亞成年嗎?按理來說不應該和雄虎發生衝突才對啊!」 一般情況下,有領地的雄虎是不會欺負『無主』的雌虎的。 老虎本身就是一夫一妻多妾制度。 為了自己基因的延續,有領地的成年雄虎也很少會欺負亞成年的雌虎。 只有在遇到流浪雄虎的時候,才會出現雄虎搶亞成年母虎地盤的情況。 像祝融這種明明有自己的地盤還想着欺負亞成年母虎的老虎在整個老虎界也是一朵奇葩! 祝融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他覺得作為一隻老虎活下去比什麼都重要。 對他來說,獲得戰鬥值解鎖新的技能就是他活下去的重要手段之一,他不可能輕易地放棄。 祝融原本的計劃就是找只亞成年母虎練一練刷一刷戰鬥值。 可是現在的實際情況是母虎還沒遇到,卻聞到了陌生雄虎的氣味。 這裏的危險系數比祝融想像的要高。 他現在有兩個選擇。 一個是立刻退回去,掉頭到北方去,那邊也有一隻母虎,也好欺負! 另一個就是滿足自己的好奇心—跟過去看個究竟。 祝融原地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留在這裏。 當然不是因為自己的好奇心! cruel夜猫 而是考慮到這隻母虎的地盤的特殊性。

Read More

這次赤血能進到六階初級,的確值得興奮。 相爱不相见 「不錯,沒有丟臉!」小天故作老成。 幻兒也不落其後,「確實沒有丟臉,但不可驕傲,再接再厲!」 奚淺「……」 相爱不相见 赤血「……」我謝謝您們了,不用誇獎。 「小奚淺,我的毒素更強了哦,不過……金丹巔峰以後的基本也沒什麼用,最多毒到他們一個時辰。」赤血沒理小天和幻兒,和奚淺聊起來。 「還有,今後赤蜂群的繁殖會更快。」 奚淺邊聽邊點頭,不說毒素,就是赤蜂群也是一大底牌。 打探消息,群攻! 「赤血,你怎麼不理我們,哼!」幻兒很不滿被忽略。 「就是,就是,居然敢不理幻兒小姐。」 奚淺「……」小天居然還會煽風點火! 赤血一度覺得自己不應該醒來,這兩人,不,一靈一石它一點都不想看到。 「臭小天,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再煽風點火。」 。 「給我破!」武冥王低喝一聲,猛力一拳轟向輪迴空間的空間壁壘! 頓時一陣巨響,輪迴空間的壁壘宛如玻璃一般裂紋密布,旋即轟隆一聲瓦解崩碎。 「不好……武冥王脫困了,院長危險了!」林凡驚呼,說罷就要無視身邊上萬的冥族衝過去。 一旁的薔薇死死的拉住他,「不要過去,你幫不上忙的,你過去了只會讓林院長更加被動!」 「不行,我不能眼睜睜看著院長被殺,就算是死,我也要和院長戰死在一起!」林凡激動的道。 「別去了,你不是武冥王的對手,更……來不及!」三獸聲音十分平靜,眼睜睜看著武冥王帶著冷笑一步踏出瞬間來到林天成的面前。 「你身上的這股氣息讓我感覺到了一絲絲熟悉的感覺,竟然能撐到現在,想必這塊龍晶的主人生前也是一個不得了的存在!」 峰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