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墨司撫了撫額頭的熱汗,掀開被子去了洗手間沖澡。

手背上的傷口結了痂,又被熱水衝散,滲出細密的血絲,他旁若無事下了樓,這會三個「混世小魔王」已經在餐桌前排排坐了。

「爸比,早上好。」

宸寶乖巧的和厲墨司打招呼,「你怎麼成熊貓眼了……」

厲墨司微微蹙眉,他雖然臉色是不太好,但也不至於成熊貓眼吧?

掃了眼空蕩蕩的女主人位置,厲墨司抬眼看向霄寶和軟軟,兩小隻也正在吃炒河粉,軟軟滿嘴都是調料醬,霄寶倒是餐桌禮儀很好。

「昨晚,你們媽咪跟你們打電話了么?」

「打了,她說去乾媽家了,今早不一定趕得及送我們上學,讓王奶奶送。」軟軟老實巴交的點頭,嘴巴周圍糊著一圈醬汁,潔白的牙齒張張合合的。

「哪有這麼當媽的?到底有沒有把你們放在心上?」厲墨司突然黑下臉,語氣極度不善。

軟軟一臉的莫名其妙,爹地看上去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嗚嗚,他這是為了家庭的和諧在努力吧?她太感動了。

「我們已經是大小朋友了,不用媽咪陪著睡覺吃飯!」

「……」厲墨司臉更加黑了:「炒河粉這麼油膩的東西,不適合當早餐,王嫂,下次換成其他健康的早餐。」

王嫂剛好端來小籠包,聞言點了點頭。

吃貨軟軟不開森的耷拉下小臉蛋兒:「其實偶爾吃一頓也還好啦,媽咪說了,一個月可以吃兩次……咦,你的手手怎麼受傷了?」

順著軟軟的聲音,宸寶和宵寶兩個小魔王齊刷刷停下手裡扒拉早餐的動作,看了過來。

只見厲墨司的手背血肉模糊的一團,厲墨司眼也不眨一下。

「不小心碰了一下,快吃飯,吃完我送你們去學校。」。 醫院褚妍眼裏都是控制不住的怒火。

金辭炫也在病房,看到自己母親守着一個管家,眼裏都是陰沉的。

「媽,你守着一條走狗做什麼!」

尤其是看到自己母親一臉的褶子,怎麼看都噁心,要玩也不趁著年輕點玩,老了來折騰。

如果不是為了得到褚家的錢,他早收拾孟成。

褚妍目光落在兒子的腿上,知道兒子在氣什麼但她不在乎。

因為她從小就霸道慣了的。

「放肆,這些年孟成為了金家出了不少力」

金辭炫很生氣,說起來真是可笑,整個家裏,母親最信任的人是孟成而不是他。

就算關着褚震庭的地方,除了母親知道就只有孟成知道。

這麼防着他。

「媽,你寧可信任一條狗,也不信任我?到現在我還不知道舅舅關在哪裏。」

褚妍聽到他提起這個,氣得發抖。

「閉嘴,誰說我關着你舅舅了,他只是身體不好,讓他療養而已。」

褚妍很不喜歡聽到這個字眼,雖然弟弟不把她當一家人,但她還是當他是弟弟。

好吃好喝地讓人伺候。

「媽,你別自欺欺人了,明明就是綁架!」

金辭炫冷笑

有時候覺得母親也真是可悲,偏執又固執,還喜歡自欺欺人。

所有的事她都參與策劃了,但最後卻還要找理由美化自己。

「我說了閉嘴,想讓我收拾你嗎?」

褚妍一拐杖打在兒子身上,眼裏都是暴躁,她一直重情義,別把綁架這個詞用在她的身上。

金辭炫發狠「那我腿怎麼算,我從褚家出來就出事,不可能和褚逸辰沒有一點關係。」

「我不信褚逸辰忘了所有事,不然怎麼會把公司管理得井井有條,他裝傻!」

總覺得不把褚震庭抓在自己手上,他不放心,擁有再多的財富,他心裏也不踏實。

褚妍努力剋制心裏的不安。

「不可能,我已經買通了給褚逸辰治病的醫生,他是真的什麼都忘了,歐家的製藥能力,你不用懷疑,你舅舅我不會交給你的,如果你是我兒子就努力克服對褚逸辰的恐懼,不要怕他,他現在已經殘廢了,比你慘一百倍!」

金辭炫被說中了心事,臉上都是陰冷,如果可以他真想要褚逸辰的命。

但褚家的產業太大,他們只能一點點的蠶食。

「呵呵,我從來就不怕他,他已經是個殘廢了,有什麼可怕的,現在所有人追捧的是我!」

金辭炫又挺直了腰桿。

褚妍臉色緩和「這才是我的好兒子,從國外來的合作商你見了沒有?這是搶奪褚家產業的機會。」

金辭炫「人已經到了,很快會見面,放心吧,金家會成為第一豪門,奪取褚家所有產業。」

「當然,這才是我的好兒子,我們不會輸的,你的成就不會比褚逸辰低,到時候所有人都會對你畏懼,臣服。」

金辭炫有點得意,但又狠狠瞪着昏迷的孟成,心裏不斷犯嘔心。

狗東西,總有一天會要他命的。

拿着金家的錢不說,還睡他母親該死!

「到底誰幫李安安。」褚妍思索。

孟成說對方很能打。

金辭炫不屑地笑「還能誰,請的不三不四的人。」

就一個李安安還能翻起天嗎!

。零點中文網]《APEX英雄》是在零點上線的,但依舊有無數的玩家在第一時間下載了遊戲,哪怕是通宵他們也要好好玩上幾局。

有些人更是為了避免天亮時睡不醒,或者沒有精神上班,直接跟公司請了假,由此可見遊戲是有多麼的火爆。

很多主播憑藉電腦的高配置,還有網速等優勢率先殺入到遊戲中,他們都是蒸

《神級遊戲設計師從嚇哭主播開始》0292要跳哪個點 「鄭廣宇,我跟你走,請你不要為難我表哥和表姐了!」

唐嫣兒的眼睛哭得都腫了。

讓她嫁給鄭廣宇,唐嫣兒是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的。

可是,她能怎麼辦?

唐嫣兒如果不答應嫁給鄭廣宇,整個唐家,都會因為她而遭殃。

唐嫣兒也好,唐家的眾人也罷。

誰都沒有想到,李初晨和李雲熙會這麼巧,在這個時候來到唐家。

現在,鄭廣宇還把主意打到李雲熙身上,麻煩更大了。

唐嫣兒就怕再和鄭廣宇對抗下去,還會引發更大的麻煩。

所以,她乾脆豁出去了!

但鄭廣宇聽了唐嫣兒的話以後,卻一個勁地搖頭。

「唐嫣兒,你表姐長得比你好看啊!」

「你看看她,那身材,嘖嘖,真是讓人垂涎欲滴呢!」

「你要跟我走,她也要跟我走。」

「唔,她是你表姐,那就她做大,你做小,只要你們乖乖聽我的話,我保證你們唐家,很快就能成為粵海第二豪門。」

「唐家是不會成為粵海第二豪門的!」

李初晨接上話,他悠悠地說道,「唐家,只會成為粵海第一家族。」

「至於你們鄭家,是時候從粵海出名,從這個世上消失了!」

「初一,你少說兩句啊!」唐正浩還不知道李初晨現在的身份。

所以,聽到李初晨放出豪言壯語來,唐正浩頓時也是嚇得不輕。

這鄭家可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

別說李初晨早在幾年前,就被逐出炎京李家了。

就算李初晨還在炎京李家。

來到粵海這座城市,他也要夾起尾巴做人。

畢竟這鄭家可是地頭蛇啊!

唐嫣兒也急壞了,她正在努力說服鄭廣宇,希望鄭廣宇,能夠放過李雲熙。

但她卻沒有想到,李初晨這時候還嘴硬,這不是自找苦吃嗎?

唐家的其他人,都不敢說話。

但他們看向李初晨的眼神,多少也是有些失望。

心說這小子,幾年前,就因為性格衝動,犯了大錯。

這幾年,他應該吃了不少苦。

大家都以為,李初晨的性格,在社會中得到磨練。

應該會有所收斂才對。

五月无忧 卻不料,李初晨還是沒有改變。

他還是這麼衝動,一開口,就把人給得罪死了。

就在唐家眾人都感到十分無奈的時候。

李初晨又開口,他悠悠地說道:「外公,您不用擔心!」

「您的外孫,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沒用的毛頭小子了!」

李初晨本來還想和鄭廣宇好好玩玩的。

但他看見外公那一臉擔憂的樣子,實在不忍心讓外公再受半點委屈。

所以,李初晨決定要出手了!

李雲熙是在場這麼多人之中,唯一知道李初晨身份的人。

知道李初晨就要出手,去對付鄭家那些人了。

李雲熙不想給他添麻煩,就快步跑向唐正浩。

跑到唐正浩身邊。

李雲熙就抱住唐正浩的胳膊。

看到外公已經蒼老了很多,李雲熙就含淚對唐正浩說道:「外公,我哥說的對,您真的不用為他擔心。」

「因為,我哥他,真的已經不是以前的他。現在的他,是境外獄神殿的殿主,威震四方,名動天下。」

「炎京周家,炎京趙家,就是被我哥一手整垮的。」

「就連周家背後的周氏,都不是我哥的對手。區區一個鄭家,我哥,隨手就能解決了他們。」 第2830章別無選擇

隨著林天成的離去,很快身後便響起了一頭頭獵魂獸的慘叫,以及刀罡落地之後的爆炸聲。

眾人心存好奇,轉身看向峽谷方向,只見原本如潮水一般的獵魂獸此刻竟然緩住了腳步,眾人忍不住鬆了口氣,同時內心對於林天成的強大又有了新的認知。

就他剛剛施展的聲波絕技,威力就遠超他之前施展的任何招數,一舉盪空大半湧入峽谷的獵魂獸,再加上那兩道天來之筆的刀罡斷後,直接斬斷了獵魂獸進攻的腳步。

就在這時,眾人也等到了援兵的到來,對方也發現了他們,立馬將這支疲勞之師迎回,接手斷後工作。

林天成也在天門準備的簡易搭建的擔架之上盤膝而坐振奮奪秒的恢復靈力,看了看遠處的獸潮,只見此刻的獸潮再次形成汪洋一片之勢緊咬著眾人不放。

「這不對勁,王者明明被我斬了,為何他們還依舊死戰不退,而且緊追不捨?」林天成心中冒出一堆疑惑,只是他沒有發現,獸潮之中,有一雙冰冷且帶著憤怒的目光正看著自己。

如果林天成此刻靈力還在巔峰定然不會沒有察覺,可是此刻他虛弱無比,再加上那道目光的主人很懂得隱藏自己,只是在獸潮之中散發著無形聲波操縱者獸潮朝眾人襲殺而來。

就這樣,林天成等人在邊戰邊退的情況下朝著聖光城方向撤去,而聖光城那邊也做好了接戰的準備,城牆的加固,陣法的加強也做到了如今能做到的極致。

各種光彩奪目的陣法此刻正在大地上散發著他們的威勢,只等引爆,而林天成等人身上都有聖光城的身份令牌,自然不用擔心闖入陣法中會引起誤傷。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