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錦面色僵了一會,由不解到震驚,再到轉為憤怒。

她氣得直接起身:「我不會,我又不是見兔子就吃!」

她越想越氣不過:「不行,我得去找麗嬪說清楚。」

燕太子從後面跟出來:「你慢點走。說清楚什麼,說你不會吃她的兔子?」 勁風吼烈,淡月傾斜,虛空中飛射而來的黑色箭矢上,烈焰滾滾,自四面八方迸射而來。

輕騎兵狂奔如龍,飛矢縱橫,寒槍穿刺,驀然間,聯軍敵營火光衝天,擋在大營外的弓弩兵,戰盾兵,在衛青所部的瘋狂衝擊下,裂開一條口子。

防禦被迫,聯軍人仰馬翻,衛青身先士卒,背後輕騎似決堤之洪,惡虎出閘,吞噬著眼前聯軍,席捲而去。

進入聯軍大營,短兵相見,輕騎兵來回衝殺,濃鬱火光照耀下,他們好似嗜血惡魔,任由滾燙的血漬噴洒在臉頰上。

人為血人,馬成血馬,暗夜蒼穹下,火光照耀,不停的殺戮,徹底打破了南陽城外的寧靜。

聯軍大營內,項羽聽聞殺喊聲傳來,身披烏金甲,手握虎頭盤龍戟,衝出大帳外,急促的詢問響起。

「南陽城北是何人鎮守?」

項羽聯軍統帥,又是戰龍帝國無敵大將軍,馳騁疆場多年,最簡單的聽聲辨位,絲毫難不到他。

忽聞殺喊聲傳來,他便斷定是來自北城方向,只是一時間想不起來何人鎮守。

「稟大帥,南陽城北門外由吐蕃帝國大軍鎮守,季布將軍輔助!」

「吐蕃,論欽陵將軍?」

「無礙,有論欽陵將軍和季布二將,楚國將領討不到什麼便宜!」

項羽堅定之聲響起,話音剛落,南陽城下拼殺聲徹底爆發,大營外不斷有斥候前來稟報。

「稟大帥,東門出現楚軍!」

「稟大帥,南門出現楚軍!」

「稟大帥,距離大營三千米外出現大批楚軍,他們正踏月色而來,人數至少在二十餘萬!」

七名斥候跪地,稟拳施禮,顫抖的聲音響起,聞聲,項羽乍然抬首,神情剛毅,目視前方,霸道雄渾道。

「楚帝,終於來了!」

「傳令下去,章邯,虞子期,鍾離眜,英布,項莊五將隨本帥一起迎戰楚帝,十八路聯軍繼續圍困南陽城。」

「今夜,必將來犯之敵全部斬殺在南陽城下!」

「誅殺楚帝,聯軍大勝,本帥在神都洛陽設宴,為列國諸將洗塵!」

話音落。

一旁侍衛將烏騅馬牽來,縱身躍上馬背,提韁催馬向大營外衝去,此時,章邯,虞子期五將已將兵馬集結,緊隨霸王之後,浩浩蕩蕩向正前方衝殺過去。

娜丽 南陽城外。

亂成一團,火光噬天,兵戈撞擊,項羽以帶兵衝出大營前往迎戰楚帝,城內白起,李存孝二將豈會不知?

南陽城上,白起,李存孝,比蒙王,冉閔,慕容霸,紫琅天,張雲,馬超,羅世信,蘇烈,龐德諸將,身影筆直而立,目光遠眺城外。

「城下這般大規模作戰,看來是吾楚援軍到來,南陽城被圍困馬上近十日,諸位將軍是否憋屈的緊。」

「今夜,我等突兀的最佳時機,南陽城外兵力城西兵力最為薄弱,所以今夜我等帶領大軍從城西殺出與援軍回合。」

「白元帥,本王認為應該分散突兀,如此才可正面斬殺聯軍,今夜突圍不知是和援軍回合,最重要是將城外聯軍擊敗。」

比蒙王出言說道,周身上縈繞著濃郁的戰役,手握裂天破魔斧,赤紅火光照耀下,猶似九天戰神一般。

「沒錯,比蒙王言之有理,援軍在外圍進攻,我等率軍從聯軍背後殺出,兩面夾擊正好殺他們個措手不及。」

「接連八日,城外聯軍想活活將我們困死在南陽城內,此仇不讓他們血償,真以為吾楚兵將好欺負!」

李存孝神情怒不可遏,緊握手中畢燕撾,瞳眸注視城下,早已躍躍欲試,想要衝出城去。

「聯軍一百八十萬,他們本可以輕鬆破城,卻遲遲未動手,難道諸將不知何原因?」

「等待援軍,一起殲滅!」

「我們一直都被行聯軍當做誘餌,現在援軍到來要是分散突圍,面對數十萬聯軍,存活下去的可能性太小,本將以為應按照白起將軍之意,一起從西城突圍出去。」

蘇烈出言說道,城外聯軍的計謀,並非只有白起知道,蘇烈,紫琅天都早已知曉他們只是誘餌,如果不是援軍來的及時,再過兩天,城內二十萬大軍將徹底失去戰力。

聞聲。

諸將紛紛頷首,贊同白起命令。

白起或許不是修為最強悍的存在,但是他用兵入神,善於觀察地形,做出最完善的部署,這也是為何楚帝一直認為他是楚軍將領第一人。

「好,傳令下去,將南陽城內糧草全部燒毀,此番突圍,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後生,我等和城內二十萬大軍沒有退路!」

「出城后,大軍快速向西門靠攏,此處將會是此戰的決戰之地,援軍最精銳大軍都會在此處匯聚。」

話音落。

諸將起身向城下走去,少時,南陽城內火光衝天,所剩不多的糧草輜重被焚燒一空。

二十萬大軍集結完畢,白起聲如雷霆,浩蕩磅礴,清晰的傳入每一個兵將耳中。

「所有糧草輜重全部被毀,今夜吾楚援軍到來,正是突圍的最佳時機。」

「眾將士聽令,殺出城,沖潰青雲聯軍防禦,與援軍回合,這是我們最後的機會。」

「破釜沉舟,成敗再次一舉,爾等有沒有信心隨本帥衝殺出去!」

「有!」

「有!」

………….

眾將士兵戈撞擊在地面上,巨響聲炸天傳開,白起諸將調轉馬頭,提韁拍馬,快速向城門口飛馳而去。

士氣高昂,氣貫長虹,伴隨著城門打開,白起,冉閔,李存孝,比蒙王等人,一馬當先,揮動兵戈,狂暴霸道殺出。

此時。

南城下。

楚帝帶領南宮長萬,鰲拜,孫堅,李密,楊玄感等人攜大軍和項羽對峙,忽見南陽城內滔天烈焰襲空,緊接著破空之聲傳來,楚帝面露興奮之色。

「好一個殺神白起,竟猜到朕的意圖,焚燒糧草,置之死地,大軍自西城突圍,青雲聯軍怕是無法阻擋他們的腳步。」

白起諸將從城內突圍出來,南陽城將是一座空城,只要將面前項羽擊敗,十八敵國聯軍將不足為患。

楚帝心中暗想,一道突兀的巨聲傳來:「楚帝,區區不到百萬兵甲,想與聯軍一百八十萬大軍抗衡,汝是不是有些太狂妄自大了!」

聞聲。

楚帝凝神向正前方看去,銳利的目光停留在項羽身上,只見其身披烏金戰甲,手握虎頭盤龍戟,語話軒昂,吐千丈凌雲之勢,雄風萬丈,霸道凌然,似撼天獅子下雲端,虎軀骨健筋強,端坐在烏騅後背上,似搖地貔貅而立。

「霸王?」

「項羽?」

「朕終於和你相見了!」

火光照耀下,楚帝精芒閃爍,饒有趣味的打量著項羽,不得不承認,千古第一戰神,的確異於常人。

「霸王,沙場風雲,變幻莫測,有道是千軍萬馬一將在,探囊取物有何難!」

「吾楚神將高手無數,其實是汝可以相比,聯軍人數雖多,也不只過是土雞瓦狗而已。」

「不堪一擊!」

「朕何懼之?」

楚帝雄渾浩蕩之聲隨風而動,激蕩在暗夜天穹下,氣定神閑,穩如泰山,面對項羽完全沒有壓力。

「千軍萬馬一將在,探囊取物有何難?」

「吾楚戰將也不過爾爾,南陽城內,殺神白起,戰神李存孝,武悼天王冉閔,今世孟賁羅世信,比蒙王軒轅修,虎王紫琅天,他們都是本王手下敗將,這就是楚帝所說的神將無數?」

項羽面帶獰笑之色,輕蔑戲謔之聲響起,兩側將領紛紛仰天狂笑,臉上皆噙著嘲諷之色。

「是嗎?」

「霸王威名,朕早有耳聞!」

「吾楚戰將一對一,或許無人是你敵手,但朕在想要是他們群起攻之,不知道霸王還會如此從容?」

楚帝暗笑不已,冉閔,李存孝只比霸王遜色一籌,要是加上比蒙王,羅世信,趙雲,馬超,紫琅天等人,莫說是霸王,就算他親自出手,在不使用底牌的情況下,單單武力比拼,也未必可以全身而退。 「呦,都在呢???」

韓遇身後跟着兩保鏢,倆人抬着一大束火紅火紅的玫瑰花走了進來,剛進大廳就看着季末幾個

「哎,巧了,過這麼快,喏,你要的花」

韓遇指了指保鏢手上抬的花,眾人齊刷刷的望去,好傢夥,這怕不就是傳說中的999朵玫瑰花吧???

「嘖,土包子!俗氣!」季九越不屑的吐槽了一句

「哇,土豪就是不一樣~」李香港兩眼放光的走上前去,拿出手機懟著這坨花就是一拍

「哼,改天我和小悅會比這更浪漫」周國君翻翻白眼

季末瞠目結舌的看着這一大把需要人才能抬的動的花:「這是???」

「韓遇說女孩子需要儀式感~」高北北揉揉她的頭說

被甩了一鍋的韓遇聞言,心裏一陣吐槽:大可不必謝謝~

兩保鏢小心翼翼的將花放在地上后就退了出去,季末走上前去,發現上面居然還有卡片

「咳咳,末末,這是情書」高北北臉上的兩團紅雲再至

又是情書???大哥,您可真浪漫

旁邊的韓遇額角抽搐:看他這樣,怕不是把那一百零八本霸道總裁的小說給看了個便這麼簡單,估計連那一千九百多式花樣霸總表白法都研究透了吧

真可愛!但畢竟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季末忍住了要掏出小魔爪的衝動

「好了,怎麼樣都好,季末,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你自己的事情向來是自己做主的,只要你覺得好就好,哪天不好了,叔這裏永遠是你的家」

一直以來,照顧這兩小隻這麼多年,李香港頗有種為人父的感覺,他擦拭了一下眼角沒有流出的眼淚:娃長大了,叛逆了,還早戀,偏偏他沒有任何辦法,傷心呦老父親誒。

韓遇無語望蒼天,突如其來的惆悵為何這麼有違和感是怎麼回事?,就在他剛想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

「打一架」

周國君拍拍他肩膀,倆人多年未見,雖然相處的時間過於短暫,但撇開以前不說,今後估計也是難兄難弟了,所以,燃燒吧少年,打起來,讓他長長見識,這麼多年了,走的時候沒來及打聲招呼,這些年也不回來看看,這口氣不出不行啊

韓遇禮貌的笑笑:不打可以嗎?

但周國君沒領會到他的心意,扯著人就往枱子上帶,還順手將季九越一把扯過去,想了想,他覺得混合雙打比較出氣,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欺負人

「我去做飯了」

李香港搖搖頭,高北北剛要說話,他就制止了他:「我這家常便飯,不是外面的餐館,不需要點外賣」

他這麼一說,高北北瞬間明白了,向助理保鏢招了手,吩咐他們自己去找吃的之後,就牽着季末回到沙發上

「末末,你~喜不喜歡」

「不喜歡」

季末一口肯定的回答他

「噢」

高北北失落的耷拉下了肩膀,季末看着他失落的樣子有些好笑,眼前這個人從昨晚到今天給她的驚嚇實在是有點多

「我不喜歡太張揚,不是不喜歡你,我不希望太多人對我們的感情指手畫腳」

季末埋在他胸前小聲的說道:「我就喜歡兩個人安安靜靜的,沒有別人打擾,儀式感不用太講究」

「末末,我我想親親你」

冷不丁的冒出一句,嚇得季末趕緊捂住了他的嘴

「你你怎麼這樣~」季末臉紅紅的說道

「末末」

看着高北北委屈的表情,她瞬間就心軟了,只見她偷偷的打量到周圍,確定沒有人在看她們,這才鬆開手快速的往他的唇上啄了一下

在高北北反應過來之前退出他的懷抱,高北北哪裏肯讓她離自己這麼遠,恨不得時時刻刻將人提在身上才好

於是一個猛撲將人撈了回來:「末末,我的末末」

倆人真真是粘粘膩膩的不得了,高北北如同患了肌膚饑渴症一般,時時刻刻都想着與她親近,不想分開。

「你還會走嗎?」季末問他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