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源區的水質也不錯,算得上清澈。

水中的雜質很少。

祝融隨意地喝了兩口,口感還不錯。

他繼續前進。

很快,他就在岸邊發現了線索。

祝融不斷地抽動着自己的鼻子,眉頭跟着皺了起來,眼神也變得警惕起來。

「怎麼會有雄虎的氣味?」

「這隻母虎不是亞成年嗎?按理來說不應該和雄虎發生衝突才對啊!」

一般情況下,有領地的雄虎是不會欺負『無主』的雌虎的。

老虎本身就是一夫一妻多妾制度。

為了自己基因的延續,有領地的成年雄虎也很少會欺負亞成年的雌虎。

只有在遇到流浪雄虎的時候,才會出現雄虎搶亞成年母虎地盤的情況。

像祝融這種明明有自己的地盤還想着欺負亞成年母虎的老虎在整個老虎界也是一朵奇葩!

祝融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他覺得作為一隻老虎活下去比什麼都重要。

對他來說,獲得戰鬥值解鎖新的技能就是他活下去的重要手段之一,他不可能輕易地放棄。

祝融原本的計劃就是找只亞成年母虎練一練刷一刷戰鬥值。

可是現在的實際情況是母虎還沒遇到,卻聞到了陌生雄虎的氣味。

這裏的危險系數比祝融想像的要高。

他現在有兩個選擇。

一個是立刻退回去,掉頭到北方去,那邊也有一隻母虎,也好欺負!

另一個就是滿足自己的好奇心—跟過去看個究竟。

祝融原地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留在這裏。

當然不是因為自己的好奇心!

cruel夜猫 而是考慮到這隻母虎的地盤的特殊性。

若是她被陌生雄虎趕走的話,那麼她大概率會去搶邊緣地區花豹的地盤。

這樣一來她就成了虎媽的鄰居。

這可不是祝融想看到的。

通過聞到的氣味,祝融很快就發現這隻母虎的氣味並沒有消散,味道還很『新鮮』。

這說明這隻陌生的母虎並沒有離開她的領地而是藏了起來。

陌生雄虎的氣味也很重,好像是剛離開沒多久。

「難道這兩個傢伙已經打起來了?」

祝融想了想就循着雄虎的氣味一路往南。

十五分鐘之後,他聽到了虎嘯聲。

這聲虎嘯遠不如他自己的雄渾有力,但卻很明顯是一隻雄虎的聲音。

:遭了呀!給大王預定的母虎竟然已經有『對象』了!

:應該不會吧!那隻母虎不是亞成年嗎?

:可是明明有雄虎的聲音!

:前一段時間這隻母虎不是在不斷挑釁7區的那隻雄虎嗎?會不會是激怒了那隻雄虎才一路被追殺?

:這個劇本我愛了!大王正好過去英雄救美,最後抱得美人歸。

:不是虎王直播節目嗎?怎麼變成大型言情劇現場了?

:哈哈~

……

「阿秋!」

祝融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

「一定是有人在背後說本王的壞話!」

他抬起自己的大爪子擦了擦自己的粉色鼻子,心裏默默地想着。

不過他並沒有太過糾結這些細節,而是走着貓步小心翼翼地循着氣味鑽入了草叢。

不多時,他就看到了地上滿是虎毛。

草地更是被糟蹋得亂七八糟。

祝融悄悄地從草叢中探出腦袋,隨後一眼就看到了一隻長相秀氣表情兇狠的母虎。

從體型看,這隻母虎也就300-330斤左右,個頭不算高,但是肌肉卻很勻稱。

她頭頂的王紋清晰可見,一雙眼睛炯炯有神,眼睫毛也比一般老虎長得多,遠遠望去就像是雙眼皮一般。

:這隻母虎還挺好看的!

:看起來還真是又凶又好看。

:這個相貌的確配得上我的大王,就是有點兒瘦,還有點矮。

:身高有問題嗎?最萌身高差不好嗎?

:也不是不好,就是以大王未來的體型,這隻母虎怕是有點吃不消哦!

:秒懂是不是沒救了?

……

祝融也愣住了。

他還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覺得一隻老虎會有這麼好看。

當年他覺得劉曉菲難看的時候就已經知道自己的審美早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但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自己居然真的可以欣賞母虎的美。

祝融愣了一下,越看越覺得這隻母虎好看。

:大王都看呆了!這是看對眼了呀!

:大王也太早熟了吧!不是說大王還是寶寶嗎?

:問題是我們家的大王體重已經不輸成年老虎了呀!

:這麼快就要見到小大王了嗎?我還沒有做好準備呢!

:人家才剛剛見面,你們怎麼連孩子名字都想好了?

……

那隻母虎見到祝融之後眼神從兇狠漸漸地變成了疑惑,最後竟然表現得溫順起來。

cruel夜猫 :母虎好像看上大王了!

:這小表情是害羞了嗎?

:老虎的表達都這麼直接的嗎?

渔船 ……

「不會真的看上本大王了吧!」

祝融也被突如其來的一幕嚇了一跳。

他迅速地用大爪子拍了拍自己的『大臉盤子』好讓自己清醒一點。

可是下一刻,祝融就看到母虎重新恢復了兇殘的模樣。

順着母虎的視線,祝融很快看到了一隻雄虎。

這隻雄虎從體型上來看大約只有360-380斤。

此時他的身上已經到處都是傷痕,肉墊也被母虎給抓開了一個大口子。

好弱的雄虎啊!

「怪不得連一隻母虎都沒辦法徹底解決!」

祝融有些鄙視地看着那隻雄虎一眼。

他瞬間就改變了之前的主意。

雖然欺負母虎也可以獲得戰鬥值,但是哪有和雄虎較量獲得的戰鬥值多?

面前這隻雄虎看着就很不錯。

祝融毫不猶豫地站到了陌生雄虎的對立面。

他也沒有廢話,直接對着那隻雄虎就是一巴掌。

那隻雄虎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直接被祝融給拍翻在地。

不過他的反應也不慢,倒地之後迅速地站起身然後警惕地望着祝融。

顯然直到現在他也沒想明白為什麼祝融會對他出手。

:看吧!我猜對了!大王果然英雄救美了!

:大王還真出來找媳婦的?

:顛覆了呀!我的三觀!

…… 「吼……」巨大黑牛它行動與思維遲緩歸遲緩,獃滯歸獃滯。可是那巨石與巨木砸在其身上,還是很痛的,頓時讓它身體受傷了,皮開ròu裂的。所以這會兒,疼痛是激起了黑牛的唳氣,讓它狂暴非常。

只見下一時刻,黑牛一隻蹄子,它宛如蒼天巨柱般,那是粗壯之極,踏破了一片古林,雙眼凶唳的朝着葉雲所在的地方,踩過來。把四周空氣踩的爆炸,把樹林踩的龜裂,響起一陣爆鳴之聲來。

「殺……」一個咆哮聲響起,這時葉雲也是身上滾滾血氣在沸騰著,然後他雙手抱着巨木,化成了一團紅光,在後面剩下的族人,他們震驚與崇拜當中,就是身子飛躍而起,再是手上的巨木橫掃而出。

「怦……」電光火石之間,就見那一根巨木它與黑牛粗獷的蹄子兩者狠狠的撞擊在一起,頓時發出了一陣金屬般的顫音來,回蕩於四周,非常刺耳。

「啊……」緊隨着當葉雲一聲厲嘯回蕩,然後他渾身的血氣那是燃燒的更加沸騰與可怕了,連空氣都似乎在嘶嘶作響着。隨之那血氣它通過巨木為媒介,加持在巨木上,瞬間咔嚓一聲,那黑牛的蹄子被巨木給折斷了,頓時是鮮血狂噴,黑牛吃痛不已,zui里響起著凄厲的慘叫聲來。

更是身體出現了嚴重的失衡,就見這時它那如山一般的軀體,眼看要倒下來。

當然了,在這一擊后,葉雲手上的巨木也是龜裂與折斷了,哪怕是堅鋼木,也承受不住剛才那樣的衝擊與碰撞。

「再來……」廢了黑牛一條腿后。此時葉雲滿臉瘋狂,眼裏戰意瀰漫的大叫道,又是雙手抱起地上另一根二十丈那麼長的堅鋼木,再是攜帶着他全身的力量,朝着黑牛的另一條腿,又是橫掃過去。

「咔嚓……」剛才黑牛接不下葉雲這一擊,此時更加不行了,於眨眼間,又被廢了一條腿,身受重傷,連慘叫聲都虛弱了下來。

「死吧。」最後,葉雲抱着折斷的半截巨木,快速的跑了十幾步,輸入自己恐怖的血氣,再就是以投標槍的方式,狠狠的朝黑牛的頭部就擲過去。

瞬間噗的一聲,大地好像在震動了一下下。同時伴隨着一陣咔嚓的動靜響起,繼而只見那黑牛的頭部,它此時一股如泉水般的鮮血,它化成了一道粗大的水柱,赫然間狂噴而出。

「轟……」頓了頓,旋即半截巨木它從黑牛那腦袋上的傷口處掉下來,砸在它如山般的身體上,又是讓黑牛一陣痛苦的嘶叫,虛弱之極,近乎不可聞。

不過,此時看到那鮮血,突然葉雲臉色一動,心裏有一股衝動在湧現,隨即他也來不及思考這衝動是什麼回事,卻是沒有任何絲毫猶豫,身影就朝着那溫熱的鮮血是直撲而去。

少許,他身影幾個起落,身上燃燒着沸騰的血氣,衝進了那如傾盆大雨在下的鮮血當中,整個人接受着這鮮血的澆灌,頓時間,他渾身那是血光盈盈,全身的毛孔,在這一時刻,都舒展開來,好像有了呼吸一般,非常奇妙。

「吼……」虛弱的咆哮聲響起,只見這會兒黑牛它並沒有死透,還能發出它不甘與痛苦的怒吼,雙眼大眼睛,凶唳與怨恨的瞪着現在那一個在吸收自己鮮血的螻蟻,可惜它動彈不啊,連張zui的力氣都沒有了。

「咻……」沐浴鮮血當中,此時葉雲並沒有理會黑牛的不甘與怒吼,下一時刻,他身影飛掠而起,順着黑牛的鼻子,跳越到了黑牛的腦袋上,眨眼來到了那一個被捅出大洞的傷口處,繼而他人盤坐在這當中,泡在鮮血里,再是運轉着《造化天經》它的一篇秘術。

這篇秘術,名叫《造化補天功》,顧名思義,就是掠奪別人的造化為已用。據傳在陽神世界的太古時代,那時人族太弱小了,而最強大的就是太古神魔了,所以很多人族強者,他們追求力量,追求自己的強大。但以人族之身,想要彌補自己與太古魔神之間的差距,那太讓人絕望了。

因此就有一些看似歪門邪道般的秘術被創造出來了,其中造化道人,他就創造出了造化補天功,能夠掠奪別人的機緣與本源,來彌補自身的缺陷。

比如掠奪魔神的精血,掠奪魔神的本源,掠奪某些天地生養的神石靈胎,更是可以的。

……

……

「啊……」赫然,這時葉雲仰起頭,三千髮絲在飛揚,皆是被鮮血染紅了,而且現在他連雙眼都是一片赤紅,似乎當中有熊熊火焰在燃燒着。

此時他身上,那是浮盈著滔天的血光,體內的鮮血,宛如火山瀑發一樣,一股股熱浪在噴涌,在沸騰著,在厲嘯著。隨即就是一道道血氣,順着他的渾身毛孔,好像滿天煙花般在璀璨的綻放,又赤熱的噴了出來。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