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上還有最後一張傳單,不過無所謂了。

「幸苦了。」安楚妍讚許的說道。

「哪裡哪裡,助人為樂嘛。」

·

因為安楚妍她們要到海灘上去吹海風。王末打算先回一趟住處洗漱一番。

他一大早起床還沒有刷牙呢。

「你今天這麼早起床呀?」

王末一回到房間,恰好林雲初也剛剛起床。

「我這叫自律懂嗎。」沒有多說,王末把最後一張傳單丟給他就去洗澡去了,出了一身汗,虧會長沒有嫌棄他。

聽著廁所裡面的水聲,林雲初起床了,他整理床鋪的同時,拿起了王末剛才丟給他的傳單。

「這是…旅遊傳單?」他前後看了一下,就扔在了床頭柜上。

泉娜 王末洗澡的速度非常的快,不一會就裹著浴巾走了出來。

「你洗澡這麼快能幹凈嗎。」

面對林雲初的質疑,王末不以為意,「水不是資源嗎,搓乾淨身體就行了。哪像你們,站著不動在那沖水。」

「這就是偏見了,時間久的人,無非就是想洗的乾淨一些,這有什麼不好嗎。」

「行了,你都對好吧,我現在要出門了,記得鎖門。」王末拿起照相機就離開了房間,連給林雲初說話的機會也沒有。

沙灘上,王末找到了安楚妍她們,此時她們已經被一眾男生包圍。

他剛要上前,一隻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你怎麼來了?」

「跟我走。」

沈慧晶不等王末說話,立馬使用魔法帶走了他。

畫面一轉,王末睜開眼睛,發現克羅塞爾出現在了眼前。

「我靠,你們很閑是嗎,傳單發完了,給我一點私人時間不可以嗎!」

「『容器』找到了。」

「找到就找到唄,找我幹啥,你們還捉不了一個人嗎??」

「容器在你身邊。」

「啥?」王末一驚。「我身邊除了會長她們……慢著,還有一張傳單…」

「終於想到了。」沈慧晶搖頭說道。

「你跟他熟,現在過去把他弄過來,不要打草驚蛇了。還有人盯著『容器』呢。」

「搞了半天,人就在老子身邊?!」

王末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擺擺手,離開了這裡。

再次回到房間,林雲初果然說出了他的疑惑:「你怎麼這麼快回來了?」

「那個,老林,有件事要跟你說一下。」

「說什麼,神神秘秘的,該不會你的富二代身份暴露了吧!」

他話音一落,身體就無法動彈了。

「富不富先放一邊,你現在要安全才行。」說完,王末就要把他帶到克羅塞爾那裡去。

可是事與願違,敵人已經早就埋伏好了,房間陽台的帘子突然吹動。

一股魔力襲來,說時遲那時快,王末快速沖向林雲初!!

但是遲了一步,只見林雲初一下子向下沉了下去,王末撲了個空!

再等他回過頭的時候,林雲初已經不見了!

「是誰!」王末瞬間把魔力覆蓋了整個房間包括外面數十米!

這時,在房間裡面,他發現了殘留的魔力,這股氣息好像有點熟悉。

「─────李修!?」王末脫口而出!

瑪德,沒想到會是他,王末趕緊朝著殘留的魔力追了出去,但是到了森林深處的一塊石頭處,那股魔力的氣息就斷了!

「可惡!」王末一拳砸在巨石上,它應聲碎裂。

「逃掉了嗎。」

王末回過頭,克羅塞爾和沈慧晶出現了。

「抱歉,我太大意了。」王末把已知的情況說了一遍。

「原來如此,對方埋伏的這麼深,也難怪你會沒有注意到。」

「不對呀,你們怎麼這麼淡定?」王末似乎看出了什麼。

「凡事要有B計劃,我在你身上施下了追蹤魔法,只要有他人靠近你,就會自動把他鎖定。」克羅塞爾不急不忙的說道。

「感情你們不相信我呀,沒意思,我不玩了。」王末轉身就要走,但是沈慧晶攔住了他。

「讓開!」

沈慧晶沒有讓的跡象。

「你現在走的話,我爺爺不僅會死,天晶還會落入壞人之手,到時候造成的後果你不會想看到的。」

「道德綁架?這個對我沒用。」

「那麼,整個藍女海灘的人都會死你還能無動於衷嗎?」克羅塞爾似乎把夏玄拿捏的死死的。

「難道獲取天晶還需要其他條件嗎。」王末的眼神已經變得嚴肅了起來。

「容器跟天晶互為一體,天晶出現之後,會跟容器合二為一,但是有個前提,還需要大量的能量體作為養料,才能達成兩者的融合。」

(未完待續……) 高文「」

記錯是不可能記錯的!

他和天山神庭這點孽緣,就是打喬喬這裏開始的。

對了,還有郝喵喵那丫頭,也不知現在過的怎麼樣了是叫喵喵吧?

發現自己居然連人家女孩兒名字都記不住的高文自嘲的笑了笑。

他可能真是個渣男。

「不認識就不認識吧,喬喬對吧,可以幫忙指一下路么,函谷關怎麼走,來的時候有人告訴我是這個方向。」

「你要函谷關?」

「嗯。」

「往那個方向走,大概三十里路,不過那裏現在都是怪物。」

「怪物?什麼樣的怪物?」

「各式各樣的怪物,大的小的都有。」

喬喬說道這裏,心裏也是十分忌諱,無論是那些頂着一張笑臉的食人怪物,還是前些天路過的幾乎和小山一般巨大的怪物,都讓她不願去面對。

可眼前這個養了只狼的人既然想去送死,她也不會攔著就是了。

誰讓高文養的狼攻擊她來着?

抱着這樣的心態,喬喬說完后,原地抱胸看着他,打算等高文走後再離開。

「大的小的都有?」

多大是大,多小是小?

高文搖搖頭,把這幾日來見到的許多怪物的身影忘到腦後。

就見他沖喬喬揮了揮手,隨後帶着朵朵向函谷關的位置前進。

「回頭見!」

「」

目視高文的身影逐漸消失在黑暗中,逐漸緩過來的喬喬抬頭看了眼天上的月亮。

半響。

「有病!誰和你回頭見?」

說完,她拖着乾元棍向著高文相反的方向走去。

很顯然,她不覺得一頭扎進怪物堆里的高文,還有活着回來的可能

半小時后。

一處沙丘背後,躲在這裏的喬喬抿了抿唇角,眼睛死死盯着不遠處正在行進的陰間大軍!

漫山遍野的亡魂!

有甲兵摸樣的,有骷髏摸樣的,有的手裏吃着弓箭,有的則端著格式長柄武器。

在這其中,還有着一些胯下騎着各種怪獸、像是軍官、將領一般的陰魂,不說其本身的實力如何,只是這些將領胯下的各種怪獸,就讓喬喬望之生畏

海量的陰兵,黑壓壓一大片,如潮水一般向這邊湧來。

前面沒路了!!!

左邊和右邊也沒有!

眼前的亡靈戰線拉長的不知幾千米,依照它們的行軍速度,喬喬不覺得自己有機會在和它們撞見前,繞過它們。

想到這裏,喬喬開始轉頭往回跑。

『怪不得那人和我說在見,該死,他一定是早就知道這裏有這些陰魂!』

不得不說,她的運氣很好。

好幾次,天空之上有陰兵軍隊的巡查怪獸飛過時,喬喬都以為自己被發現了,肯定必死無疑,可這些飛在高空中的陰兵探子,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忽視了她的存在,讓她得以逃脫。

這對喬喬來講,真是一件再幸運不過的事情。

可接下來問題來了。

後面跟着一大群的陰魂,前面函谷關內又冒出來不知多少數量的笑臉怪物,幾乎是被二者夾在中間的她,該往那兒跑?

逃命的路上喬喬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可哪怕被亡魂驅趕着跑到函谷關前時,她也沒想出答案!

對!就是驅趕!

喬喬發現了,這些陰魂在行軍過程中,居然在有意識驅趕着這片沙漠上棲息著的那些怪物,驅使着它們向函谷關靠近!

是的,那些陰兵應該早發現她了,之所以沒殺掉她,只是把她和其他的怪物一樣的驅趕!

那麼這些陰兵要做什麼?

函谷關外一處背陰的沙丘處,喬喬寒著臉停下腳步。

後方的陰魂距離她大概有五里,而函谷關的外城近在眼前。

從她現在的角度去看,似乎城內的怪物還沒發現遠方那些正在前進的陰兵,只是在城外殺戮那些被陰兵驅趕着充作前鋒的怪物

而且,這些笑臉怪物強的有些過分!

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一隻前些天喬喬曾經見過的『眼球』狀的、可以給人製造幻覺、驅使控制人類的怪物,在不到兩分鐘的時間內,就被兩隻五米高的笑臉著六隻三米多高的笑臉怪物給分屍、吃掉了!

看它們動手時那乾淨利索的摸樣,就好像那種大眼珠怪物的干擾能力對它們不產生用處一樣!

該說不愧是怪物么?

可它們既然能這麼輕鬆的清理掉那種大眼珠子,總不會到現在還沒發現兩千米外正向這邊前進的陰間大軍吧?

十分鐘后。

看着陰兵接近函谷關城,而城內的笑臉怪物才一窩蜂的湧出來,喬喬不得不承認一個現實。

這笑臉怪物,好像真的沒發現

『這是為什麼?難道這些笑臉怪物的視力有問題?』

向著雙方戰場的邊緣奔跑着,喬喬腦子裏不由自主的開始思考。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