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點糧食能把叢林中土著引出來,確實是一個不錯的手段,這事,我們會重點實施,請陛下放心。」

陳平道。

「也不要急於出兵,先做好各種準備工作。磨刀不誤砍柴功。再派出偵察兵,

對要征伐地區進行詳細偵察,徹底把土著部落在什麼地方等搞清楚,

叢林中有些什麼野獸。情況摸清,再出兵,會減少好多傷亡。對了,要讓士兵適應一下熱帶雨林氣候。

我們士兵好多是北方來的,到了南方必須要一個適應過程,這事一定不能麻痹大意。」

胡亥道。

陳平走到地圖前,眼睛盯着思考。

一個人也沒打擾陳平,過了好一陣,陳平才睜開眼睛。

「陛下,微臣覺得,可以考慮出兵二路:一路從這裏,跨過紅河,沿海岸線,

由北往南挺進,到海邊,又調轉方向,朝西征伐,一直推進到這個大洋。

另一路由此向西進發,然後又迂迴到這個夜郎國。拿下夜郎國,再往西進,

征伐下滇國,再繼續朝西殺過去。我們五兵團有20多萬兵馬,其中騎兵一萬騎肯定用不上,

就算如此,二路大軍不需要那麼多兵力。可以留下一半兵馬,駐守南郡,確保南郡地區安全。」

陳平道。

胡亥點點頭。

一路秦軍目的就是後世的南越國,也是趙佗組建的國家,這個地區必須拿下。

趁現在,南越地區只有部落,沒多少人口。一舉拿下,會給後世帶來好多戰略上的方便。

另一路說白了,就是拿下雲南地區,此時叫滇國。

「夜郎國很小,秦軍拿下不會有什麼問題。關鍵是滇國,這也算是帝國疆域。

滇國由楚國將軍征伐下來,後來發現帝國統一天下,那名將軍只好在滇國那個地方建立一個小國。

那個小國,由於有楚國帶去的眾多生產技術,使得滇國發展非常不錯。

他們已經發展了二十多年,征伐時一定要小心。最好是勸降,不要輕易動用屠刀,

畢竟都是中原人。拿下滇國后,再往西挺進,不會受到多少阻擋,只會有無數的野獸、

你讲再见 氣候異常。這是對秦軍一個重大考驗,時間不限,可以考慮輪換出征。」

胡亥道。

什麼!

滇國是中原人籌建的?

一下子,眾多將軍震驚。

「陛下,滇國真是楚國人建立的?」

趙佗道。

「不會錯!確實由楚國將軍所建,時間就是先皇統一天下時發生的。」

胡亥道。

「末將從未聽先皇說過啊!」

趙佗道。

「這事,估計先皇也不是很清楚。朕是查閱資料時,從資料中得知有這麼一支軍隊。」

胡亥道。

翻屁的資料,是後世諸多資料中所得。

另一個位面,滇國長達500年時間,具體是如何消失沒人知道,資料全被朱皇帝旗下大將軍沐將軍焚燒於盡。

明朝在雲南地區,實行的是比鬼子三光政策還恐怖的大屠殺,不留下一片紙。

祖墳被挖,傳承斷掉。

讓原本實力強大的大理國,疆域被周圍小國紛紛侵佔。

象後世的南越國一半疆域、泰國北部地區、緬甸北部地區,均是大理國疆域。

西雙版納傣族,傣家王子一直存在,每年會有好多泰國傣族人到版納磕頭見王子。

「陛下,放心!末將一定征伐下這片地區,為帝國擴大生存空間、防禦縱深。」

張憲道。

不僅是防禦縱深,關鍵是這片地區資源太豐富。

此時用不上,以後會用上的。

「公瑾,有什麼想法?」

胡亥道。

「陛下,五兵團出征,他們的補給僅從陸地是不能滿足需求的,要靠我們海軍運送。」

周瑜道。

你讲再见 「對!這次五兵團出征,離中原地區太遠,加上道路情況非常糟糕,

必須海軍、陸軍配合起來行動,才能確保大軍征伐順利進行下去。」

胡亥道。

「陛下,我需要碼頭,需要大量碼頭。南郡這個地方,必須興建我們海軍碼頭。」

周瑜道。

「公瑾啊!不僅要在南郡興建碼頭,這個地方有一個非常好的良港,也適合建碼頭。」

胡亥道。

指的就是後世的北部彎。

「陛下,我們要在彎彎島上也建立一個碼頭,加上半島上那幾個碼頭,才能構成帝國防禦縱深。」

周瑜道。

「公瑾,海軍朕曾經說過,不僅需要水手,還需要海軍陸戰隊,是為奪島而建立的。

你們不僅僅是為陸軍運輸補給,還要親自出征。不過呢?朕建議先籌建碼頭,

建好后,先從東洋國開始出征,把徐福那個大騙子抓捕回來。象這些島嶼,

巨大無比,以後全靠海軍出兵征討,任務重大啊!」

胡亥道。

在場的將軍,看到如此大的地盤,心中在考慮,一定要出征,為帝國再立新功。

「陛下,我們願意出征,為帝國打下更多的地盤?」

趙佗道。

哈哈哈!

「你們不要只看着沿海一帶,在陸地上,也有很多地盤需要征討,只要有精力,朕滿足你們要求。」

胡亥道。

「謝陛下成全!」

趙佗道。

。一桌子人都愣了,吳老二一臉幽怨的開口:「你又想起什麼了?」

小武拍了拍腦袋:「我我我,我想起小優是什麼時候和另外兩個女孩有了矛盾的了。」

一桌子人全都放下了筷子,屏氣凝神的看著小武:「什麼時候?」

……

《陰屍帝命》235章T國佛牌(二更)) 他快步追了出去,譚晚晚正在掛擋開車。

「晚晚?」

他趕了過去,譚晚晚根本不想和他多說話,直接關起了車窗。

唐幸內心焦急,乾脆攔在了車頭。

「你幹什麼?」

她瘋狂按著喇叭。

「晚晚,你怎麼了?是我昨晚……做錯事了嗎?」

他雙手壓在車頭引擎蓋上,聲音有些顫抖。

難道真是昨晚表現得太禽獸,嚇到她了?

唐幸內心懊惱,他也沒想到再來一世,自己的酒量竟然回到了零點。

「沒錯,你做錯事了,你昨晚吐得稀里嘩啦,把我最愛的地毯床單都弄髒了。我很生氣,以後都不想見到你了,你也不要來我家了。我看在你姐姐的份上,不和你計較,你別得寸進尺。」

「晚晚,你確定只是弄髒了床單地毯?」

就因為這個,就要不理她了?

「沒錯,就是這個,實在是太噁心了,我受不了!」

「噁心?」

唐幸大腦一片空白,整個人都是錯愕發矇的。

也許不是嘔吐弄髒的,而是別的什麼?

他昨晚到底幹了什麼,讓譚晚晚看到他就像是見到了洪水猛獸?

他拚命地想要找回記憶,可卻連一個零星的碎片都沒有。

見鬼了!

「晚晚,這種事絕對不會有下次……不,這次我跟你道歉,是我不對,你別不理我好不好?」

「我知道我混蛋,我可能言行舉止有些不合理,讓你對我這個人產生了不好的印象。我真不沒有褻瀆你的意思……晚晚……」

「褻瀆?」

譚晚晚更慌了,難道是唐幸知道自己昨晚誤打誤撞親了他,還忍不住伸舌頭了?

譚晚晚更加心虛了,恨不得直接找個地洞鑽進去。

臉也開始燒起來了!

晚晚臉紅了?

完了,他真的做了那種不知廉恥的事情?

他發誓,這輩子都不喝酒了,不管有沒有碰她,哪怕是思想上的不尊重也不可以,他怎麼那麼過分!

我那么善良 唐幸現在都無法原諒自己,恨不得給自己兩巴掌。

「晚晚,我知道錯了……」

「別,是我錯了,我……我就不應該讓你過來。」

「晚晚……」

唐幸咬着唇瓣,面色蒼白一片。

「真的……無法原諒我嗎?」

「我是無法原諒……」

我自己啊!

最後幾個字憋在心裏,譚晚晚說不出口。

唐幸如遭雷擊。

無法原諒。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