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就是想對徐凱程同學表達一下自己的欣賞之情嗎。

靈汐不可以轉交,那她就想其他辦法唄。

回到教室的靈汐心情很不好,現在徐凱程越長越大,也來越好看了。

簡直就像是一個小精靈一般,精緻貌美。

她早就知道學校里有很多女生喜歡徐凱程,但是,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把情書送到她手上,讓她交給徐凱程的。

這還只是讓她轉交,那其他的呢,她們是不是找其他人也轉交過。

或者乾脆自己交給徐凱程,更有可以當面給。

一想靈汐就坐不住了,可是馬上就要上課了,靈汐只能按耐住自己的心。

同桌見靈汐魂不守舍的樣子,就忍不住想八卦一下。

「靈汐,你為什麼不幫忙送一下啊,真的是因為你哥年紀還小嗎?」

戶口上,靈汐的名字是林汐,但她每次都介紹自己叫靈汐。

所以熟一點的人都管她叫靈汐,其他人就都是叫的林汐。

靈汐看了眼同桌,搖搖頭,「我就是不想送啊!」

靈汐趴在桌上,心裏想着她是不是該改口了,一直阿程哥哥的叫着,以後徐凱程不會真的想當她哥哥吧。

這樣可不太好呀,她還是得儘快開口。

於是放學后,靈汐再見到徐凱程,就沒有再管他叫阿程哥哥了,而是直接管他叫阿程。

徐凱程推著車走在靈汐的一邊,聽到靈汐這麼叫他,心裏閃過些什麼。

「上車吧。」

出了校門,徐凱程就騎上車,然後讓靈汐上來。

靈汐坐上來后,就順勢抱住徐凱程的腰,「好了。」

等靈汐坐好,徐凱程才騎着車走。

這輛自行車是徐凱程上了初中后徐媽媽給他買的。

因為他們初中部在那一邊,離靈汐他們的小學很遠,從那邊出了校門騎一段路后才能到靈汐他們這邊的校門。

所以每一次放學,徐凱程都會從那邊騎到這裏來接靈汐。

明明也是一個學校的,但因為路程有點遠,倒還真像是兩個學校的。

紀元一已經很久沒有看到徐凱程了,他媽媽以前都不怎麼管他的,但就是徐凱程這件事,她就是不讓自己跟徐凱程作對。

為了這個,還特意給他換了個班級,因為這個,他還真就很少看見徐凱程了。

因為每次他去找徐凱程的時候,徐凱程都起圖書館了。

沒想到這次竟然會看到他,還有靈汐。

這麼久沒有看到他們,紀元一卻覺得既陌生,又熟悉的。

他看到徐凱程騎着車帶着靈汐,心裏很不舒服,他覺得,那應該是他跟靈汐一起坐才對。

紀元一把這件事記在了心裏,他就不信了,就一個徐凱程,能把他給打敗。

紀元一決定了,他一定要好好給徐凱程一個教訓,不會再想以前那樣,被人抓到把柄。

回到家,徐凱程又要回去寫作業,但靈汐這回沒有回自己的房間,而是跟着徐凱程去了他的房間。

徐凱程看到靈汐跟着自己,也沒有多想,偶爾靈汐也會這樣跟着他去做作業。

不過這一次,靈汐顯然不是想要去寫作業的,她跟着徐凱程來到他房間。

在徐凱程掏出作業后,靈汐就拿着徐凱程的書包,「我可以在你書包里找一個東西嗎?」

「可以。」

徐凱程雖然有些奇怪靈汐的表情,但還是點點頭。

靈汐就在徐凱程的書包里翻了翻,終於在他的數學書里找出了一封情書來。

徐凱程看到了,他有些尷尬,「這個…我…」

「你什麼都不用說。」靈汐抬手阻止了徐凱程想要解釋的話。

「我可以看一下嗎?」

靈汐雖然是在詢問徐凱程,但徐凱程覺得,靈汐那樣子根本就不像是要他的回答。

不過他還是點點頭,「當然可以了,你看吧。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徐凱程這話說的就略微假了一點點,不過靈汐還是稍微有點欣慰。

至少說明徐凱程對這些事情還是沒有興趣的,而且他還是挺在乎自己的看法的。

靈汐打開信封,拿出裏面的信,開頭就是一段讓靈汐異常肉麻的話。

現在的小姑娘都這麼大膽的嗎?這些話張口就來呀。

她還是蠻佩服的,她們都好勇敢啊,就是這些話她們表白錯了人。

靈汐覺得這些她還是可以學習一下的,將來可以說給徐凱程聽一下。

於是靈汐繼續往下看,越看吧,靈汐就覺得這些話怎麼那麼眼熟呢,好像她在網上看到的那些話呀!

靈汐掏出手機翻了翻,發現還真是。

然後靈汐就沒有看下去的念頭了,還不是自己原創的呀,那還是算了。

「阿程,你這樣的收到的多嗎?」

徐凱程筆停了一下,來了,來了,他就知道,靈汐一定會問的。

徐凱程放下筆,「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我都不愛看這些的,都扔了。」

靈汐沒想到徐凱程竟然沒有看,她還以為他至少會看一下呢。

「一封都沒有看嗎?」靈汐問。

「沒有。」徐凱程搖搖頭,他根本就沒有那個時間去看這些。

不過,這只是一點,更重要的是,這些信都不是他想要的那個人寫的,他又怎麼會看呢。

靈汐很滿意徐凱程的自覺,「這樣才是對的,這些信看多了沒有用,都是網上抄下來的,要看你上網搜一下不就好了嗎。」

「今天還有人給我這個,想叫我好給你呢,阿程,你現在還小,可不能早戀啊。」

北岛袅袅 徐凱程看看還是個小矮子的靈汐,心裏有些無語,她是怎麼用這樣一副長輩的口氣跟自己說這番話的。

。將地點說出去之中,葉雲打算採用了上一局遊戲對付〖燎光〗阻止所使用過的手段。雖然沒有炸彈,但是憑藉從德古拉那裏獲得的技能血爆,足以眼前的建築夷為平地。

看着眼前的這一棟殘破的樓房,葉雲緩緩地踏入了這裏,將這裏大致的佈置了一番,一些屍毒,鮮血都是隨意的撒出去,附着在牆壁之上。

《生存遊戲:從一隻烏鴉開始》第一百一十六章:眾人來襲(防盜章節,先別買,我再修改) 「……傻妞……」

陸小千嘴裡喃喃的,臉上滿是複雜的緬懷,他前些天找到了游所為,想要以一千萬為代價,只為了見傻妞一面。

可惜,游所為乾脆的拒絕了,語氣十分的堅定,沒有任何可以商量的餘地。

失魂落魄的陸小千在大街上閑逛著,要不是『恰巧』碰見了帶著豬八戒出來吃飯的小李警花,他還不知道要逛到哪兒去呢……

「……唯一的辦法么……」

「對,唯一的辦法!」

王學斌點了點頭,輕嘆了口氣,左手一揮,一幅烏漆嘛黑的油畫飛了過來。

截住油畫,起身攤在台案上,用力抻展,沖著顫顫巍巍的陸小千招了招手。

「……過來吧,沒事兒的!」

聽到了王學斌的保證,陸小千小心翼翼的走了過來,看了看攤平在台案上,卻凸出那麼老大一塊兒,沒有絲毫美感的油畫,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您這畫……用了多少顏料啊……」

「……二十來斤吧,別看它是黑的,其實當初畫的時候調出了一萬多種基礎色!」

看著桌上時刻散發著腐朽氣息的畫,王學斌隨意的說道:

「……一萬多種顏色在畫布上相互混合反應,色彩豐富到根本數不清!」

抬起頭來,看了看盯著畫作,無論怎麼找都找不到除了黑以外顏色的陸小千,輕笑一聲,搖了搖頭。

「甭找了,你的雙眼和大腦沒有辦法處理這幅畫所透露的信息,在你的眼裡,這幅畫就是烏漆嘛黑的一團,最多偶爾能看到五彩繽紛的黑而已……」

聽到了王學斌的話,陸小千這才直起身來,看著桌上沉甸甸的畫作,無奈的嘆了口氣。

屋裡一團團烏漆嘛黑的畫作無時不刻的在提醒著他跟王學斌的差別,提醒著他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沒有了傻妞,他什麼也不是……

「……斌哥,您繼續說吧……」

擺正了自己的心態,陸小千頓時也感覺到輕鬆了不少,畢竟只要提前躺下,就沒有人能夠擊倒自己,不是么?

彷彿察覺到了陸小千的變化,王學斌抬頭瞥了他一眼,隨即輕笑一聲,拿起台案上的鏟刀,一邊把玩著,一邊開口解釋道:

「……信息是世界形成的基礎、發展的條件,也是毀滅的根源!

如果把世界比作一棵樹,那麼信息便是珍貴的水源,一滴水可以讓種子生根發芽,一盆水可以灌溉一棵樹苗,一桶水可以振奮一顆成樹……

對於樹來說,水是它成長過程中不可或缺的養分,有了充足的水源,樹木便可以加速成長,成長成為參天大樹……

但是,樹是有極限的!」

王學斌靠在桌上,輕聲講述著,油畫上乾涸成團的顏料,卻彷彿變成了活的一般,在陸小千震撼的目光里,演化著樹木成長的過程。

畫布就是一個世界,顏料就是世界中的生靈……

破土、發芽、灌溉、成長……

生機勃勃,栩栩如生!

「……樹木是有極限的,成為了參天大樹,可以支撐起無數的枝杈、樹葉,繼續發展,等待他的,便是枯敗與死亡!

人無法逃脫死亡,樹木同樣如此……」

畫卷里,參天入雲的大樹,在水源的催化下,漸漸變得枯敗、腐朽,最後一片枝葉枯黃飄落,樹木瞬間崩潰倒塌。

陸小千彷彿聽到了樹木的哀鳴……

「……想要阻止樹木枯敗的進程,只有兩個辦法,一個是剝離樹木中的水源,使的樹木的成長進度退轉!

另一個辦法,便是想辦法節制樹木對於水源的攝取,減緩樹木枯敗的進程!」

說到這裡,王學斌微微一頓,輕閉雙眼,深深的吸了口氣,緩緩呼出……

「……回到世界來講,要麼剝離世界所蘊含的信息,使得世界由日暮西山的狀態,強行逆轉回之前如日中天時的狀態!

要麼減緩世界對於信息的攝取速率,儘可能的推遲世界毀滅的時間!

前者你們壓根不用考慮,沒可能做得到!」

看了看震撼到不能自已的陸小千,王學斌搖頭輕嘆一聲,繼續說道:

「也就是說,真正留給你們的選擇,也只有一個而已!」

「……沒……沒有一勞永逸的辦法么……哪怕困難一點……世界末日是全人類的事……可以讓全人類一起努力……

沒關係,我前天見國家機關的人來著,可以找他們商量一下,通過國家層面推動全世界的合作,總會有辦法的吧……」

看著陸小千小心翼翼的表情,王學斌莫名的笑了笑,搖了搖頭。

「……小千,你太看得起人類了……

我承認,人類自詡為萬類靈長,的的確確居身於食物鏈的頂端……

但是小千……我所說的世界末日並不是什麼地球末日,更不是人類末日!

這場災難的尺度要放在宏觀宇宙的視角之上,不僅包含著九百三十億光年可觀測宇宙,無窮無盡的不可觀測宇宙同樣包含其間……

小千,地球的特殊性只是相對於人類而言的,放在宏觀、甚至哲學的視角上……」

王學斌淡淡的看著表情由寄希漸漸轉為茫然的陸小千,搖著頭,輕聲說道:

「……連一粒塵埃都算不上……」

「……沒……沒辦法么……」

聽著陸小千的呢喃,王學斌輕閉雙眼,揚起頭來: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