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丫頭,我還沒找你算舊賬呢!這次你偷偷摸摸的出去,知道我多擔心嘛?我找了你一天一夜,你連個信都不留,你要是出了什麼意外,你讓我怎麼和子賢交代!」

「我錯了……」小彌兒連忙垂手道歉,她知道這一刻回來,但沒想到這麼突然。

「姐。」蘇子賢走到蘇子慧的身邊,想要勸幾句。

「還有你!見到漂亮姑娘就走不動路了,你怎麼和我說的,你說你是正人君子,並不是好色之徒,將她們帶在身邊,只是為了她們能夠更好的生活下去,你看看你現在……」蘇子慧的怒火蔓延到蘇子賢這裡,也是無邊無際的怒斥。

蘇子賢沒有還嘴,默默的受著,對於蘇子賢來說,蘇子慧是比蘇東城還要親的親人,從小陪在蘇子賢身邊的,只有姐姐。

蘇子賢被蘇子慧指著鼻子罵,連頭都不敢抬,周圍的人都沉默了,特別是蘇子賢身邊的女人們。

「別生氣了,姐。」蘇子賢握著蘇子慧的手,蘇子慧的手並不柔軟,掌心甚至還有粗糙的老繭,是工廠幹活留下來的印記。

蘇子慧眼圈紅紅的,最讓她崩潰的,其實並不是小彌兒偷偷跑出去,而是蘇子賢的一頭白髮。

蘇子賢的秉性和蘇子慧相同,一直希望可以自己抗下所有的痛苦,然後讓身邊的人能夠活的舒服一點。

從小打大,蘇子慧的點點滴滴也感染到了蘇子賢,也才有了現在蘇子賢的擔當,沒有相對的家庭教育,怎麼可能會有教導出傑出的孩子。

「末日結束了,就別出去了,好不好?」蘇子慧痛惜的摸著蘇子賢的面頰,剎那白頭的感覺,蘇子慧不敢想,她只知道蘇子賢在外面吃了很多的苦。

「姐,九五至尊不是放在家裡供著的,我會照顧好自己的,姐。」蘇子賢沒有答應蘇子慧的要求,自從蘇子賢決定擔起九五至尊的責任時,蘇子賢便沒有想過自己會活的安穩。

「可是我們還沒見到爸爸,你要是折了,我怎麼向他交代?」蘇子慧忍不住眼中的淚水,哽咽的說道。

「我見過爸爸了,他活的可比我們瀟洒多了,找機會的話,你也可以見到的。」蘇子賢回答。

「真的嘛?」蘇子慧問。

「我可從來不騙姐姐。」蘇子賢幫蘇子慧擦拭著眼角的淚花說道。

「我是不是給你丟人了?」蘇子慧見到周圍不僅有一群緊跟蘇子賢的女孩們,還有很多蘇子賢的朋友。

「是我做錯事情,姐姐不嫌我丟人就好了。」蘇子賢並沒有嫌棄的回答道。

「我知道你也是身不由己,姐姐剛剛說的話太片面了,別往心裡去,如果你真的喜歡的話,就把她們一起留在身邊吧,反正現在也是一家人。」蘇子慧回想自己剛剛說的話,有些言重了。

蘇子賢搖搖頭,這些話,如果蘇子慧都不說的話,那麼蘇子賢真的可能會繼續自欺欺人下去。

蘇子慧推開蘇子賢的手,自己用袖子把臉上的淚花擦了個乾淨。

「是我想事情太片面了,不然也不會發展到今天這個局面,以後我會注意的。」蘇子賢向蘇子慧道歉。

蘇子賢和蘇子慧兩人神傷,周圍的人都不好從中調停,只能等待蘇子賢這邊自己結束。

「呵呵呵,這一大家子的,見面怎麼還哭了?」嬴淳從不遠處走過來,很不解的說道。

「你如果不想蘇子賢現在就過來錘你的話,你就閉嘴。」子裕拉住不明所以的嬴淳,小聲的告誡道。

「我來這裡是有一件事情想和你們商量。」嬴淳並不在乎子裕的警告,繼續說道。

「有話就說,藏著掖著的幹什麼?」蘇子賢瞥了嬴淳一眼,心說這傢伙想要做什麼?

「我想和你姐姐談戀愛。」嬴淳直言不諱的說道,蘇子慧腳底一滑,險些摔倒,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直接表白,她還真的沒有試過。

蘇子賢黑著臉回答嬴淳:「嬴淳……你想死可以直接說,別沒事在我面前晃悠著噁心我。」

「你是真的來求死了是嗎?這種話你也說的出來?」子裕也是被驚掉大牙的扯著嬴淳道,心裡慢慢的佩服,蘇子賢拿你當朋友,你卻想做他姐夫,夠狠。

「幹嘛?我又沒有事後苟且,我是光明正大的請求。」嬴淳也不傲嬌的沖著蘇子慧示好。

蘇子慧望著桀驁不馴的目光,沒有一絲感情流露的說:「對不起,我對你沒有興趣。」

「你真是自討沒趣。」子裕拍了拍嬴淳的肩膀感慨道,蘇子賢則是警告著說:「你最好不要糾纏我姐姐,不然我……」

「我們回去吧。」蘇子慧輕拉了下蘇子賢的袖口,不想蘇子賢因為她惹事,蘇子賢沖著嬴淳揮了揮拳頭,最後兩邊好容易散開。

胖嘟嘟的身影站在校門口焦急的等待著,蘇子賢一行人還沒進校,便被一聲急促的聲音叫住:「蘇子賢!」

「小馬?」蘇子賢驚訝的看著等待他的人物,驚怪的說道。

子裕等人見到這邊的動靜,也都靠了過來,簡單的介紹之後,小馬小聲的和蘇子賢說:「有人找你。」

「誰?」蘇子賢問。

「楊戩。」小馬神秘兮兮的說道。

「真君?」眾人驚訝的問。

蘇子賢微微皺眉,之前說好的自己傷愈的時候,再來尋自己,現

(本章未完,請翻頁)

在雖說傷痛已經好的七七八八,可距離痊癒還有一段時間。

子裕也明白顯聖真君和蘇子賢的約定,這個時候真君忽然前來,必然是有緊急的事情。

「他現在就來找你了,看來情況比較緊急。」子裕說道。

「我們一起過去吧,真君他現在在哪裡?」蘇子賢頷首,轉身問小馬道。

「就在量子實驗室,那裡正在研究量子通道,沒想到就冒出個真神,嚇死我了。」小馬直接回答。

蘇子賢轉身和葉子依說:「子依,你照顧好她們,我們有點是要馬上趕過去。」

「小心點。」葉子依點點頭。

蘇子賢臨行之前擁住葉子依,當著所有人的面,深深的擁吻了葉子依后,方才離開。

……

量子實驗室里,一人一狗獨坐在實驗平台上等待良久。

量子設備一共有兩台,之前因為需要將『天外天』文明推出運行軌道,所以設備需要的量級很大。

之前的行動結束之後,量子設備便被一拆為二,在安全運輸下,轉移到了明辰學院的秘密實驗室。

而現在量子設備的主要的發展性研究,還是落在小馬帶領的團隊上。

蘇子賢到的時候,周圍的人,除去花子苓是清醒的,其他的人都暈沉沉的躺在各自的工位上睡覺。

「真君大人。」蘇子賢見到二郎神,依舊是少年的模樣,黃衫紗帽,器宇軒昂。

「都來了?」二郎神簡單的回答。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真君大人提前到來,是有很多大事要發生。」蘇子賢言道。

「有兩件事,你們需要了解一下。」二郎神沒有接蘇子賢的話頭,而是直接的說自己的事。

蘇子賢等人洗耳恭聽。

这个二世祖归我了 「地球正在發生異變,空間上在和天外天文明重疊,現在地球忽然出現的古文明遺迹,都是天外天流傳下來的。」二郎神回答道。

「我們大概已經知道有哪些了。」蘇子賢已經有思想準備,二郎神說這些的原因,應該是為了提醒他們。

「它們加快了步伐,大概在半個月,天外天中的生靈將會直接出現在地球表面,也就是你們說的危險種,但是這些危險種都有超然的戰力,不像之前的四王。」二郎神繼續說著更深層的信息。

「有具體的劃分嘛?」子裕插句嘴問道,二郎神屈指一彈,一道光束匯入量子設備,空氣中冒出很多奇奇怪怪的文字和圖案。

二郎神指著這些文明,說:「天外天文明和華夏文明類似,但是它們已經有三萬年的記載史,所以現在的地球,其實是在和未來的自己開戰。」

「它們出現的方式難道是我們正在研究的量子傳送?」小馬插句嘴說道。

「比量子更高級,量子科學是打開未來的鑰匙,但並不是全部都囊括在量子中。」二郎神回答。

「它們出現的位置是隨機的嘛?」蘇子賢追問。

「恐怕是的。」二郎神鄭重的回答。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世界各地隨機刷新boss?這誰扛得住?

「第二件事,地球文明需要排除代表,參加修羅界的競爭考核。」二郎神接著說起第二件事。

「修羅界的競爭考核?什麼是修羅界?」蘇子賢聽到這件事之後,內心異常驚訝的問道。

「你們所在宇宙被稱為欲界,而欲界被分為六道,修羅界就代表著六道中的修羅道,既然地球文明已經介入到了宇宙文明的角逐,那麼按照規矩,所在修羅界的競爭考核,也需要參加。」二郎神回答道。

宇宙中成熟的文明體系,自然不是地球文明可以撼動的,其中的規則就是秩序,地球因為天外天的侵略被迫進入到文明的爭鬥中,按照慣例,地球是必須要參加最初級的競爭考核,否則將會被規則抹殺。

「什麼規則?」蘇子賢問道。

「修羅界對應的是修羅場,而且身為九五至尊的你,必須參賽,參賽的人員數量不定,實力則是七重境以下。」二郎神回答道。

「七重境?」眾人驚駭的聽著二郎神的回答,七重境都會參加的競爭,蘇子賢去了豈不是會被虐殺?

「正常情況下會是五重境之間的對碰,不過最後出現的競爭考驗,一定是七重境的。」二郎神回答。

修羅界競爭有修羅界的競爭規則,蘇子賢即將面對的是一群來自不同文明的競爭對手。

「真君有什麼建議嗎?」蘇子賢沉吟片刻后,詢問二郎神的意思,這種事情,二郎神見多識廣,一定有些獨特的辦法。

「我並不能插手競爭,但由於你們地球目前的特殊條件,我可以負責指導。」二郎神先是將無謂的幻想打滅,然後方才說道:「你和葉子依去。」

「真君知道葉子依?」蘇子賢驚訝的問道。

「我什麼不知道?」真君輕笑著反駁蘇子賢。

「可以給個理由嗎?」蘇子賢並不贊同真君的提議,因為帶一個女人去角逐,實在不方便。

「這是對你最好的選擇,第一:規則中的夫妻檔會有一定的保護措施,第二:對於你而言,葉子依是最好的選擇,她身上的一等氣九鳳和你的燭龍相應,加上葉子依擁有從前惡鬼擁有的能力,更適合在修羅場中生存;第三:你沒有別的選擇,九五至尊參賽,至少要帶一位女眷。」二郎神前前後後的說出了三點,當然最後的第三點,才是點睛之筆。

「我有多長時間準備?」蘇子賢問道。

「七天。」二郎神回答,如果不是因為時間緊急,二郎神也不會提前來和蘇子賢打招呼,現在著手準備的話,蘇子賢起碼還有七天的緩衝期。

「謝謝真君告知。」蘇子賢點頭感激道。

————————————(開新書,這個月爭取萬字日更!求各種票,謝謝。)————————————-

(本章完) 待蕭戰送走婉姨娘,老夫人也軟在了椅子上,畢竟是年紀大了,經受不住驚嚇了。

馮昭連忙上去扶著老夫人,和林嬤嬤一起送她回靜心苑。

蘇氏就是心中再不甘,再恨,也不敢表露分毫,只有默默地留下來,指導丫鬟婆子,收拾宴會殘局。

蕭語晴看著眾人離開,再也忍不住的跺腳,一雙杏眼滿是怒火。

「賤人,居然讓她給躲掉了!」

「都怪她身邊那個侍衛!一個逆賊,居然也敢出來壞本小姐的好事!」

「住嘴!」

蘇氏一眼凌厲的掃過去!

這個亭子裡面還有這麼多的下人們,人多口雜的!也不知道為何她就生了這麼一個愚笨的女兒?

想起自己一次一次的敗在蕭昭寧那個小賤人手裡,今日又多了一個婉姨娘,回想老爺對著婉姨娘那個賤人的愛護有加,蘇氏恨不得立刻扒了她們的皮!

蕭語晴被蘇氏這麼一吼,原本就憤怒的心情頓時變得委屈。

母親自己設計沒成功,吼她做什麼?要不是因為母親出身低微,自己又怎麼會處處低蕭昭寧那個賤人一等?

一想到自己處處都比蕭昭寧優秀,卻始終不得父親祖母寵愛,蕭語晴委屈的一跺腳,紅著眼圈跑開了。

蘇氏看著她的背影,只得無奈嘆氣,自己的這個女兒,被自己慣壞了,心高氣傲,絲毫不懂得掩飾自己的情緒,這遲早會吃大虧。

……

回到自己的院子,馮昭坐在梧桐樹下的石凳上沉默。

今天,婉姨娘的孩子差一點就死在了自己的面前,甚至有可能是一屍兩命!

她原本以為自己心中只有報仇,她以為她對婉姨娘腹中的孩子根本沒有感情。

可是當發生了今天的這件事情之後,即使這個主謀不是自己,但若非自己的安排,也許婉姨娘就能在府外悄悄的,平安無事的生下孩子了!

而且,自己今天其實早就發現蘇氏的安排有問題了,不是嗎?但她還是選擇了靜觀其變,卻沒想到差點害死了一個無辜的嬰兒。

夏蟬和春茗也跟著沉默的站在她的身後,驚嵐從院子外走進來,看到那個蕭索的背影時,心中有些觸動。

這個女子,擁有了別人沒有的容貌家世,可是為何卻看上去如此孤寂,就好像這周圍有再多的燈火闌珊,她也從來沒有融入。

馮昭回頭,看見了驚嵐,那和前世的自己相似的眉眼,臉上的表情才終於有了變化。

「你來了,今天謝謝你!」

謝謝你,有你在,我才不是孤家寡人,才不是孤軍奮戰!

今天若非他的出現,她勢必就成了謀害婉姨娘孩子的兇手,蘇氏的手段高明,根本就讓人找不到任何她是主謀的證據。

驚嵐靜默不語,還真是像極了當年的自己,到了軍營,一個人也不認識,一個人也不相信,除了君天瀾!

馮昭無力的笑了笑,「今天我有些累了,就不練武了,你今天算是立了大功,待會兒可能有人去你的院子打賞,你圓滑點,別總是悶聲不說話。」

她說這話,像極了一個溫柔的姐姐。

驚嵐愣了愣,然後點頭,轉身離去。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