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獸的壽命是人類的十幾倍,同樣,它的修練時間也是人類的幾十倍。

這次赤血能進到六階初級,的確值得興奮。

相爱不相见 「不錯,沒有丟臉!」小天故作老成。

幻兒也不落其後,「確實沒有丟臉,但不可驕傲,再接再厲!」

奚淺「……」

相爱不相见 赤血「……」我謝謝您們了,不用誇獎。

「小奚淺,我的毒素更強了哦,不過……金丹巔峰以後的基本也沒什麼用,最多毒到他們一個時辰。」赤血沒理小天和幻兒,和奚淺聊起來。

「還有,今後赤蜂群的繁殖會更快。」

奚淺邊聽邊點頭,不說毒素,就是赤蜂群也是一大底牌。

打探消息,群攻!

「赤血,你怎麼不理我們,哼!」幻兒很不滿被忽略。

「就是,就是,居然敢不理幻兒小姐。」

奚淺「……」小天居然還會煽風點火!

赤血一度覺得自己不應該醒來,這兩人,不,一靈一石它一點都不想看到。

「臭小天,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再煽風點火。」

。 「給我破!」武冥王低喝一聲,猛力一拳轟向輪迴空間的空間壁壘!

頓時一陣巨響,輪迴空間的壁壘宛如玻璃一般裂紋密布,旋即轟隆一聲瓦解崩碎。

「不好……武冥王脫困了,院長危險了!」林凡驚呼,說罷就要無視身邊上萬的冥族衝過去。

一旁的薔薇死死的拉住他,「不要過去,你幫不上忙的,你過去了只會讓林院長更加被動!」

「不行,我不能眼睜睜看著院長被殺,就算是死,我也要和院長戰死在一起!」林凡激動的道。

「別去了,你不是武冥王的對手,更……來不及!」三獸聲音十分平靜,眼睜睜看著武冥王帶著冷笑一步踏出瞬間來到林天成的面前。

「你身上的這股氣息讓我感覺到了一絲絲熟悉的感覺,竟然能撐到現在,想必這塊龍晶的主人生前也是一個不得了的存在!」

峰政 「不過這樣也如了我得意,這樣你的肉身,你的神兵,甚至你的戰寵我都要了!」

說罷,武冥王身上再次爆發出恐怖的靈力威壓,一拳轟向了林天成。

林天成目眥欲裂,強忍劇痛,試圖提起靈力抵擋,然而此時的他經脈損毀嚴重,靈力的運轉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快,只能提劍格擋。

只是倉促之下根本接不下武冥王的強勢殺招,瞬間就被轟的倒飛而出,跌落在地將地面都砸出了一個大坑。

「噗!」

林天成捂住胸口艱難起身,張嘴噴出一篷血霧,此時他的胸口處晶化依舊在蔓延。

林天成無奈的笑了笑,這一次,他似乎已經無法再逆轉死局了。

抬起頭看向悲傷的無法言語的三獸,以及哭成了淚人的薔薇和林凡,還有身後心急如焚的人族將士們。

「對不起……我儘力了!」林天成笑著說道。

「院長……」

「主人……」

眾人失聲痛哭,林天成抬頭看向血色的蒼穹,心中萬分無奈,武冥王的強大遠超了自己的想象,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果然……這世界上還是卧虎藏龍啊……我就算拼盡全力竟然也無法奈何武冥王分毫,真是可怕!」

「別了……夢欣,我曾答應過你陪你去看星辰大海,守護你到地老天荒,現在看來我要食言了,欠你的也只能下輩子還給你了!」

「諸位,你們的付出我林天成記在心裡了,這輩子可能還不上了,下輩子吧……」

說罷,林天成緩緩閉上雙眼,等待死亡的降臨。

薔薇只覺得胸口處堵得慌,聲嘶力竭的吶喊,「我不許你死,林天成你聽見沒有,我不許你死,你說過你還欠我人情的,我現在還沒有想到你怎麼還,你怎麼能死……求求你了……不要死!」

說道最後,薔薇跪在地上雙眼淚水不斷的滑落,雙手指甲陷入肉中都不知道,鮮血順著指縫流出。

林天成微微一笑,「如果可以,我也不想死啊……可惜……我真的沒辦法了,我累了……想睡一覺……」

林天成越來越虛弱,說道最後聲音幾乎微不可聞,眾人知道林天成已經油盡燈枯,死氣纏身。

三獸徹底瘋魔,紛紛爆發潛能朝著身旁的冥族將士自殺式的發起了衝鋒,即便他們只有三人,但是卻殺的那上萬八星道祖組成的軍團不斷倒退避其鋒芒。

當然,這只是如煙花一般的短暫燦爛,爆發過後的他們也難逃厄運!

不過也無所謂了,林天成就是他們存在這個世界的唯一執念和信仰,如今林天成都要隕落了,那麼他們也沒有活下去的動力和希望了,反正到最後武冥王他們喚醒死靈天河之中那些強大的冥族之後人族一樣會覆滅,既然如此……那早晚又有什麼區別呢?

武冥王一臉淡笑的走到林天成的面前,上下打量著林天成近乎完美的肉身,「不錯,這才是我理想中完美的肉身,相信有了他我便能一舉將兩大化身融為一體,說不定還能借你的肉身掌握地心神火!」

「到那時候……人冥兩界誰能是我的對手?我必然成為一統天下的君王!成為那永恆不滅的神明!」

話音剛落,死靈天河瞬間按了下來,原本血色的蒼穹被烏雲籠罩,雷芒撕裂蒼穹宛如末日一般。

武冥王看向死靈天河深處,大笑不止,「哈哈……天助我也!又有一批冥族被喚醒,人境等待我的征服吧!」

「看見了嗎?我的大軍即將崛起,到時候我必然會成為一統環宇的君王,唯一的君王,不過你也可以瞑目了,你的肉身我徵用了,到時候我封頂神境的時候,你也算是參與了進來!」

林天成不願意開口說話,此時的他已經虛弱的無法張嘴,安詳的等待死亡的降臨。

可突然,武冥王身後卻突然出現一道虛空裂縫,一隻巨大的獸角衝出,瞬間將武冥王頂飛了出去。

不等武冥王穩住身形,又有數道黑色火焰噴涌而出,逼迫的他不得不撐起護體罡氣暫避鋒芒。

「誰?竟然敢偷襲本座!」武冥王憤怒不已。

很快,虛空裂縫中鑽出一隻巨大的年獸,身後還跟著一群氣息不凡的年獸。

遠處,一團烏雲散去,數十條龍族在蒼穹之上騰雲駕霧,剛剛的龍焰就是他們噴出的。

為首的是一條滿身傷痕的獨角銀龍,也正是龍族的守護神,老龍!

「是你們?冥龍,你不在你龍谷好好待著跑來偷襲我,是不是真以為我不敢殺你?」武冥王寒聲道,「你現在退去,我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否則……我今日必叫你付出代價!」

老龍聞言,沒有絲毫的怯弱無奈的長嘆一聲,「老狐狸,真的讓你說中了,這傢伙真的存了滅我族之心!」

一位身穿黑袍的山羊鬍老者瞬間出現在林天成的身後,身上湧現出大量的生機,沖刷著林天成的肉身,原本林天成身上的晶化正在一點點的逆轉成為血肉。

大量的鮮血順著傷口往外湧出,不過這點傷勢對於黑狐而言不在話下,只見它隨手一揮,血就止住了。

「我早就說過,這傢伙心狠手辣,咱們不先下手為強,等他空出手來,都得死!」黑狐冷笑道,雙眼死死的盯著虛空之上的武冥王。

「混蛋!」武冥王眼中殺意濃烈,「你們三個老不死的竟然不知道感謝我饒你們一名苟延殘喘到了現在,居然還想反我?好……今日我就一併將你們了結了,送你們下地獄!」

黑狐一把抓住林天成,瞬間遠遁千里,衝出了武冥王的領域封鎖,老年獸和老龍雙雙怒吼一聲朝著武冥王的兩具化身殺了過去。

「你是?」林天成不解的看著正在救治自己的黑狐,那不可逆轉的晶化在它的手中就如喝水一般簡單,瞬間就修復了。

「別說話,你現在的傷還很重,我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有個共同的敵人,你身上有龍族上一任族長的血晶,還救了年獸一族,說起來咱們算是自己人!」黑狐笑著說道。

「黑狐,我勸你放下那個人族,否則別怪我不客氣!」武冥王在遠處被糾纏住了,當即怒聲喝道。

「我堂堂天狐一族族長會怕你?有本事你就來咬我!」黑狐說道。

武冥王氣急敗壞,猛的爆發靈力,逼退冥龍攻擊后,朝著黑狐飆射而來。一旁的老年獸見狀瞬間布出大陣阻擋,然而老年獸本就不是武冥王的對手,如今以一敵二更是吃力,瞬間就被武冥王一拳擊飛出去,噴出一口鮮血,肉身差點都被轟碎了。

黑狐見狀拉起林天成就跑,武冥王想要林天成的肉身,那他就說什麼都不能讓林天成落在武冥王的手中這也是三位獸王的共識,就算死也不給!

「你們人族還傻愣著看什麼?趕緊結陣殺他們!」黑狐一邊跑一邊慫恿人族參戰。

「小子,我能做的都做了,你可千萬不能死啊,否則你這肉身我只能毀了!」

林天成聞言頓時瞪大眼睛看向黑狐,「前輩,別啊……我覺得我還能搶救一下!」

黑狐聞言微微一笑,「放心吧,有我在,你死不了的,我天狐一族的轉生之術那是古往今來都聞名的,要不然也不會被窺視,被人獵殺的只剩下老夫一人!」

林天成不解,頓時感覺身上傷勢正在消失,這種感覺就像是用360在修復肉身一樣。

林天成好奇之下看向自己的胸口,只見原本的傷勢已經盡數消失,而且丹田之中還有大量的靈氣滋生!

…… 雲夢瑤此時要多氣憤有多氣憤,林天成這個傢伙居然拿她身上的東西作為籌碼,而且最重要的是用來蠱惑她雲家的人來對付她。

「林天成,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少來挑撥離間我跟何東的關係。」雲夢瑤要說不慌才怪,說實話,她在見到何東想殺林天成奪寶的時候,雲夢瑤就對何東有了其他看法,等到林天成的事情結束后,回到家族中,一定要讓家中長老廢掉這個不服從命令給的小人。

「何東,你我相識這麼多年,難道比不過一個陌生小人的一番話嗎?」雲夢瑤見到何東不為所動,當下更加慌張。

殊不知,她這樣一說,讓何東叛離雲家的念頭更徹底。

「雲大小姐,對於您的為人在下還是很清楚的,在下萬萬不敢與之合作,說句不好聽的話,林天成就是因為你的性格敗壞,才讓他受到今日之苦的。」何東冷冷的說道,他並不是善心發作給林天成說話,而是想給自己找一個合適的理由。

林天成大喜:「何前輩做了一生當中最正確的決定。」

何東徑直來到來到林天成跟前解開了他的封印,「現在可以把東西交給我了吧?」

「你覺的以我現在的狀態能拿出來嗎?最起碼要給我一點時間恢復吧?」林天成說道。

何東無奈,只能給林天成時間恢復,不過他還是鄭重的警告道:「小子,千萬不要耍我,你也知道我得罪了雲家,自然不會在意再多你一個無名小輩的性命。」

「當然不會!」林天成認真的說道。

林天成受的傷到底有多重只有他自己知道,肋骨幾乎全部骨折,還有一根肋骨被打出體外都不知道掉到哪裏去了,用360殺毒恢復耗費的電量肯定很嚇人。

林天成開啟360殺毒,耗費了一個電檢查,需耗費五個電恢復。

在聽到檢測結果后,林天成一陣肉痛,他只剩下十五個電,檢查加修復那麼就只剩下9個電,到時候就是想反抗都沒那個能力。

看到林天成身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不僅是何東震驚到了,就連對林天成恨之入骨的雲夢瑤都驚訝的張圓了小嘴,難以置信的看着這一幕,這顛覆了他們的認知,他們雖然是修真強者,也不可能如此快的恢復傷勢。

而眼下林天成,不僅徹底恢復,就連他本人都似乎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你這是什麼功法?」雲夢瑤何東兩人異口同聲的問道。

「這個恕我不能告知!」林天成說道。

何東強忍住內心的火熱,在見識了林天成的逆天手段后,他有了新的想法,這一次說什麼也要從林天成身上奪取到這個秘密,一旦擁有這麼逆天的能力,就是中都雲家那又如何,一樣也殺不死他。

何東激動的微微顫抖,看下個林天成的眼神充滿了火熱。

「小子,我現在改變主意了,不僅需要你提升實力的功法,還要你剛才施展的神奇功法!」何東道。

看到何東的神色,林天成臉色微變,他這是要徹底的撕破臉皮了,恐怕他和雲夢瑤都會被滅口,不過好在銀狼王這個後手一直沒動。

雲夢瑤俏臉也是大變,如果說在林天成展現實力前,何東肯定不敢對她痛下殺手,但是現在卻說不定了,林天成如此逆天的實力,任何一個人都會眼紅,何東肯定會將她殺人滅口,然後脅迫林天成交出功法秘籍。

「抱歉,第一個功法我可以給你,第二個就是你殺了我也沒辦法給你。」林天成鄭重的說道。

「你找死!」何東滿臉的猙獰,一拳帶着耀眼的雷霆來到林天成身邊。

他掌心當中凝練出一柄不滿雷霆的雷神錘,然後猛地朝地下一砸,地表上,一股強大的能量直衝林天成而去。

林天成知道時機差不多成熟,何東都說了這麼多,可以確定那個恐怖的雲中鶴沒在現場,於是毫不猶豫的召喚銀狼王現身。

在何東即將攻擊到林天成時,一道雪白的身影出現,擋住了來勢洶洶的攻擊。

「銀狼王!這個人交給你了。」看到銀狼王現身,林天成長舒一口氣。

銀狼王回頭沖林天成露出一個狼式笑容,然後轉身看向何東,發出一道狼嚎,然後猛地沖了上去。

「吼……」

很快,兩者交戰在一起,林天成對銀狼王一點都不擔心,他的360殺毒讓銀狼王突破到拓脈期,而何東雖然是拓脈中期,但是前期消耗掉不少真氣。

「你想到哪裏去啊?」林天成雖然一直看着戰場上,但是對於雲夢瑤一點都沒有放鬆警惕,在對方剛移動一步,林天成就有所察覺,於是發出詢問。

雲夢瑤停下腳步,她現在是真的害怕了,林天成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一個幫手,從實力上看穩壓何東一頭。

她預感到自己的遭遇恐怕會難以想像。

上次因為有有神遁符而僥倖逃脫,這一次她顯然沒有,神遁符的次數已經被她使用到了上限。

腦海里快速閃過各種念頭,雲夢瑤強行的讓自己鎮定下來,笑顏如花的看着林天成道:「林天成,只要你這次放過我,咱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我還會向你賠禮道歉,給你最好的賠償來彌補你的損失。」

林天成微微一笑,上一次在古成武那裏,雲夢瑤都沒有這麼低聲下氣的求他,顯然是仰仗神遁符,之所以讓林天成佔到了那麼大的便宜,完全是不想浪費珍貴的神遁符,也就是在林天成想和她負距離接觸的時候,她才忍痛使用了只剩最後一次次數的神遁符,而現在看她的態度,明顯是沒有了仰仗資本。

「雲夢瑤,我說過,風水輪流轉,你看這麼快就應驗了吧!」林天成笑的很隨意,走到雲夢瑤身邊,緊挨着她坐下。

…… 「追什麼?追上去打得過他嗎?」大黑想起方才的驚險,氣得懟了二黑一句。

二黑很想說打得過,可它偏偏不是那種能顛倒黑白的蛟,只能瞪眼。

一旁黑鶯望着枝城方向柳眉緊皺。

大黑見狀道:「別想其他的了,既然我們三人並非禹天齊對手,那便向莜都請援。那什麼千幻法王、司馬德炎不是沒事幹嗎?可以來一個啊。」

二黑聞言忍不住道:「我們三個聯手都打不過同階之人,傳回去臉面何存?」

大黑嘶了聲,道:「是臉面重要還是小命重要?」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